第八百八十七章 彻底崩溃

关中老人 Ctrl+D 收藏本站

关灯 直达底部

    第八百八十七章 彻底崩溃

    今晚这场闹剧从最开始的矛盾到爆发,众人都觉得秦升注定不是曹可凡的对手,最终的结果可能就是给曹可凡赔礼道歉,谁都不信秦升敢得罪曹可凡,就不怕曹可凡打击报复么?毕竟这个社会就是如此的现实,谁背景强混的好自然没人敢招惹。

    可是,秦升却让这些自认为已经成熟稳重的男人们有些震惊,像个愣头青似的死磕曹可凡,更是毫不退让以至于让曹可凡下不了台面,大家都觉得秦升这是疯了,因为两人完全不是同一级别的对手。

    等到杨云沣过来的时候,众人也都觉得这闹剧要收场了,秦升敢在同学会上闹事,这不仅仅是得罪曹可凡了,那是将整个同学会所有人都得罪了,毕竟秦升不是同学会成员,又有几个人会站在秦升这边?

    现在杨云沣过来,那肯定是站在曹可凡这边的,只要杨云沣开口了,怕是秦升以后都别想进同学会了,有人愿意得罪曹可凡,可未必愿意去得罪杨云沣这个同学会的核心。

    只是,谁都没想到,杨云沣开口后却不是站在曹可凡这边,而是站在了秦升这边,根本不问为什么就给秦升说话,这让众人都大呼意外,怎么可能是这样?

    有些人开始推测了,难怪秦升如此底气十足,难道说秦升和杨云沣比较熟,才会如此的有恃无恐,还是说秦升还有其他别人不知道的背景,因此才能肆无忌惮?

    现在,大家都等着下面的热闹了。

    曹可凡是真的懵逼了,良久都没有回过神,杨云沣这是什么意思,怎么回事也不问就直接训斥他,让他给秦升道歉,按道理以他和杨云沣的关系,杨云沣肯定是站在他这边的,就算是不站在他这边想要当个和事佬,那也得先了解怎么回事啊,现在这是个什么意思?

    “杨哥,你这是?”曹可凡皱眉咬牙问道,他现在的处境已经很难堪了,本来想要羞辱秦升,却让秦升打了脸,现在又被杨云沣反将一军,曹可凡瞬间有些凌乱了,他自然是不敢得罪杨云沣了。

    夏鼎有些纳闷这俩人唱的哪出戏,打配合唱双簧啊,他自然是知道杨云沣和曹可凡关系还算不错,所以他想替秦升说几句话,却被秦升给拦住了,任由这两人继续表演吧,反正他有什么害怕的?

    杨云沣很清楚曹可凡还不知道自己已经身处绝境道,什么也不解释的继续吼道“曹可凡,我让你给秦升道歉,你难道听不见么?”

    任谁都能看的出来,杨云沣有些生气了,不知道到底怎么回事的于海已经吓的不敢说话了,杨云沣都出面给秦升出头了,连曹可凡都不敢得罪杨云沣,他又算什么东西?还是乖乖闭嘴吧,剩下的事情只能曹可凡顶着了,也别怪他不够仗义啊。

    曹可凡此刻充满了怨气和愤怒,这不仅仅是对秦升,更是对杨云沣这个同学会的大佬,他怎么都没想到杨云沣会为秦升出头打压他,现在更是让他给秦升道歉,如果他道歉了那等于以后别想在秦升以及同学会面前抬起头了,失去了面子和里子,对于他这样骄傲的人来说,这绝对比杀了他还难受啊。

    所以,曹可凡依旧没有开口道歉,只是死死的盯着秦升以及杨云沣。

    秦升什么话都没说,他也没想怎么滴曹可凡,曹可凡要是自寻死路,那就别怪他大打出手了,现在有人替他出头,那他就看热闹了。

    杨云沣没等曹可凡开口,就转身看向秦升,还算不卑不亢的说道“秦升啊,我们都是老同学,曹可凡今天喝了点酒,做事有点冲动,也说了些胡话,你别往心里去,我代表咱们同学会替他向你道歉”

    一句话全场再次哗然,什么时候见过杨云沣如此客气的说话,还是在这样的环境下,亲自代表同学会给秦升代表,这到底怎么回事?

    秦升今天心情还算不错,如果是以往心情不好的时候,根本不可能给杨云沣现在说话的机会,就刚才曹可凡找死的时候,他就已经可以让曹可凡死几百次了,就算是杨云沣现在开口说话,秦升也可能根本不给杨云沣任何面子。

    可谁让秦升今天心情还算不

    错,并不想在同学面前留下飞扬跋扈的印象,他刚才离开就已经做好打算了,曹可凡到时候可能会继续找他麻烦,回头再收拾他也不迟啊。

    现在杨云沣开口了,不仅仅代表他自己,还代表了同学会,秦升自然不能不给面子啊,只能笑着回道“哈哈哈,一场误会而已,老杨你也别放在欣心上,只要他道歉了,我就当什么事都没发生”

    啧啧啧,众人听到这话,只觉得秦升的口气真大,却也发现形势早已经发生了变化,刚才是曹可凡让秦升给他道歉,现在却成了曹可凡要给秦升道歉,这反转来的真快啊。

    杨云沣最怕秦升不给他面子,想要把事情闹大,或者置曹可凡于死地,没曾想到秦升会如此的客气,于是毫不犹豫的转头看向曹可凡,几乎是怒吼道“曹可凡,我再给你最后一次机会,给秦升道歉”

    杨云沣真是生气了,他这绝对是为了曹可凡,可曹可凡这傻逼却为了面子放不下,到底是面子重要还是身家性命等等重要,严朝宗可是活生生的例子啊。

    曹可凡还在犹豫,他在想到底是面子重要,还是为了这件事彻底得罪了杨云沣重要?以后别说在同学会里面混了,就算是在上海的话,杨云沣也可能给他找麻烦啊,谁让他和杨云沣不在一个级别啊。

    一直没有说话的梁爽实在是忍不住了,毕竟曹可凡这人平日里还算不错吧,不管是对朋友还是对同学,口碑都挺不错的,只是有时候太自负或者小气了,所以才会有今天这事。

    梁爽冒着可能得罪秦升的危险,低声在曹可凡耳边说道“杨云沣是为了你好,以后你就知道了”

    曹可凡不明白梁爽这句话什么意思,却也能猜到梁爽想说什么,难道真的如同他所猜测的那样,秦升真的有连他都不知道的大背景,所以秦升今晚才敢如此的放肆,所以杨云沣才为此说这样的话,因为杨云沣也不敢得罪秦升。

    想到这些可能性,曹可凡终于低下高傲的头颅,对着秦升彻底放弃的道歉道“秦升,今晚我喝多了有些冲动,希望你看在老同学的份上,别往心里去”

    至此,这场闹剧已经算是落下帷幕了,那就是曹可凡败了,秦升最终笑到了最后。

    秦升风轻云淡的回道“没事,都是同学,都是同学”

    说完这句话,秦升也就没必要再继续留在这里了,对着众人很是客气的说道“各位同学,今晚对不住了,扫了大家的兴,在这里给大家赔不是,我也就先走了,各位同学继续,有机会我们再聚”

    说完,秦升带着夏鼎就转身径直往出走了。

    杨云沣和梁爽相识两眼,最终还是跟着出去了,有些事情得做的完美点,不然让秦升心中留下疑惑,回头再解释就有些麻烦了。

    杨云沣临走的时候,不忘恶狠狠的瞪了曹可凡几眼,真是自寻死路啊,还好给他悬崖勒马了,以后看你小子怎么谢我啊。

    曹可凡无比失落的坐在椅子上,最终给自己到了杯酒,仰头一饮而尽,他在同学面前的所有面子今天算是彻底没了,感觉一瞬间失去了很多东西,可是他还是不明白为什么,他就想知道真想。

    于是,在反省了几分钟后,曹可凡也追了出去。

    秦升和夏鼎刚走到酒店门口,杨云沣和梁爽就已经追出来了,这时候常八极他们还没来,秦升自然无法避开他们,也想试探他们到底想干什么,于是秦升撇眼夏鼎,夏鼎很识趣去不远处抽烟了,顺便给媳妇打个电话。

    杨云沣开门见山道“真没想到秦少跟我们会是复旦同学”

    “看来你知道我的身份啊”秦升不再像刚才那样风轻云淡,此刻的他气场全开,有种压倒性的气场让杨云沣以及梁爽都有些喘不过气,这似乎才是最真实的秦升,杨云沣和梁爽不禁有些紧张起来。

    杨云沣深呼吸几口气道“以前听朋友说起过,最近是在杭州听韦礼说过,韦礼跟您应该是清华经管研修班的同学吧,我跟他关系还算不错,他每次到上海都会找我”

    “哦,原来你认识韦礼这小子啊,难怪了”秦升意

    味深长的问道“既然你知道我的身份,那怎么不早点打招呼认识,为何直到刚才才出面?”

    杨云沣在这点并没什么隐瞒,如实道“我这人比较谨慎,不会贸然主动,因为怕秦升多想,如果是韦礼在场介绍的话,我倒是很乐意认识秦少这样的朋友,毕竟我们是复旦同学么”

    杨云沣的解释还算合理也并不牵强,真要是骗秦升的话,只要秦升回头打电话联系韦礼就能弄明白怎么回事,毕竟杨云沣说了他和韦礼关系不错。

    “哈哈哈,云沣,你这性格可不像杨叔啊,我上次在吴叔家可是见过杨叔的,很是豪迈大气啊”秦升笑呵呵的说道,他已经重新梳理了今晚这条线,觉得杨云沣最后的出场,都考虑了各方面的因素,不管是为了他还是为了曹可凡以及同学会,算是做到了权衡,所以才会如此开玩笑。

    杨云沣并不意外秦升见过他父亲,只是回道“我的性格随我妈”

    “不过这样也好,在长辈面前讨喜,难怪能成为我们同学中的佼佼者”秦升轻笑道,也算是肯定了杨云沣的能力等等。

    杨云沣客气的回道“不过是起点高点而已,如果是其他同学,成就未必比我低”

    秦升笑着点点头,没有再说什么。

    杨云沣这时候有些不放心今晚这件事,毕竟他对秦升不算足够了解,恰巧了解的也是秦升在某些方面的手腕,曹可凡真要找死,秦升分分钟可以玩死他,所以他试探性问道“曹可凡这边?”

    “我还没那么小气”秦升随口说道。

    杨云沣长舒了口气道“那就好”

    秦升不愿再和杨云沣多说什么,转而看向了一直站在那里的梁爽,曾经少女如今少妇的梁爽更加有女人味了,这会高冷的样子别有意思,秦升好笑道“什么时候知道的?”

    梁爽低声道“刚刚”

    “难怪,就说今晚怎么没见你找我喝酒”秦升默默点头道“怎么,难道觉得我不是以前的我了?”

    梁爽毕竟和秦升有过其他故事,说什么话秦升也不会生气,她轻声道“下午的时候没发现,现在仔细想想,也就知道为什么了,这些年你肯定不容易吧?”

    不管是杨云沣还是梁爽,都是能接触到更高层次的,关于秦家的那些事情他们还是知道的,只是他们都选择性的无视了,并没有询问这些事情,不过谣言传的那么厉害,秦家肯定如今很艰难啊,所以梁爽才会这么说。

    “我还是我,你曾经认识的那个秦升,以前是以后我也希望是,至于容易不容易,这话矫情了,谁活的容易啊?”秦升自嘲的笑道。

    梁爽也不知道说什么了,想来想去她也只能说道“那就希望你一切顺利”

    “谢谢”秦升客气道。

    这时候常八极已经秦家保镖过来了,前后总共三辆车,这样的排场已经不小了,谁让如今秦家的处境如此,常八极负责秦升的安全,自然不敢大意。

    秦升看向杨云沣和梁爽,轻笑道“不说了,我该走了,有机会我们再聚,今晚的事情,还麻烦你们了”

    杨云沣明白,有些后续的事情还需要他出面处理,他笑着说秦少放心就是了,随后和梁爽目送着秦升和夏鼎上车离开,而这一幕刚好就被追出来的曹可凡看见,当他看见这样的场面时,不禁有些震惊,似乎已经明白了。

    秦升的车队消失以后,杨云沣收回眼神半开玩笑道“秦家大少的排场还真不一般啊”

    “你要愿意,你也可以”梁爽没好气的说道。

    杨云沣不知道梁爽哪里不高兴,只得嘟囔道“做人还是要低调啊”

    当两人转身准备回去的时候,这才看见站在背后有些失魂落魄的曹可凡,杨云沣脸色很不悦的盯着曹可凡冷笑道“这应该是你距离死亡最近的一次了……”

    曹可凡听到这话心里都有些颤抖,他战战兢兢的问道“杨哥,他是……”

    杨云沣直接毫不犹豫的回道“你还没资格知道”

    曹可凡在这刻彻底崩溃……

    (本章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