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卷阅读40

岚2泽 Ctrl+D 收藏本站

关灯 直达底部

    李官运率先一弯腿坐到沙发上,接着又往里挪了挪,拍拍身边的空地。

    陈陶英慢吞吞的走过去坐下,李官运拉过他胳膊就开始揉捏,嘴里还念念叨叨的:“下回可别再这么傻了啊,要把你累着了我心疼肝也疼的,你要是为我好,就多照顾着你自己,多为你自己考虑考虑……”

    陈陶英听他嘚吧嘚吧说了一大堆,心里一阵温暖感动。

    天干物燥的夏季,李官运最近十分气恼。

    恼什么呢,还不是恼陈陶英频频加班,常常十一二点了才回到家中。

    问了原因陈陶英只说是有那么多活要干,问他是不是别的同事把活丢给他干,他也摇头否认了。最后被李官运缠的紧了陈陶英才说,最近公司半年度检查,要补的资料实在太多,不光是他公司里的每个人都是这么晚下班,过了这阵子就好了。

    可是一连过了好几周,都能赶上快一个月了,陈陶英这班还是没日没夜加着。李官运就想不明白了,这到底是个什么样的检查能让人连续加班至深夜长达一个月?

    李官运开始怀疑了,会不会加班只是个幌子,其实陈陶英人根本就没在公司?

    因为到家的时间实在是太晚了,李官运也曾提出要去接陈陶英下班的提议,但都被陈陶英以各种看似很十分合理的要求给拒绝了。比如说像什么公司离家也没多远,地铁两站地就到了;领导也在加班,每次大家都是一块出门的,你的车比领导的还好,怕驳了领导看见了不高兴,驳了领导的面子。然后李官运又说了,那你快下班时给我个电话,我开上去接你,陈陶英还是摇摇头,说等检查过了,就不会那么晚了。反正好说歹说陈陶英就是不肯,李官运也就随着他不再勉强。

    既然领导也在加班,谁这么大本事敢让领导连着加一个月的班?李官运坐在家里越想越觉得不对劲,终于在时针快指向11的时候,按耐不住冲下楼取车去了陈陶英的公司。

    陈陶英回到家的时候刚好11点过半。

    “我回来了。”陈陶英把鞋都整理好放进鞋柜,然后起身走到客厅。

    沙发上没有李官运的身影,陈陶英又走到卧室,书房,浴室,厨房都不见李官运的影子。

    难道李官运还没回来?

    陈陶英略感到惊奇,等他再次绕回到门口玄关时,门锁响了。

    李官运打开门,积攒着怒气的眼睛正对上呆立在门口的陈陶英。

    关上门的瞬间,李官运连鞋都没脱就冲过去一把揪住陈陶英手臂。

    “陈陶英!你行啊!你真是,棒棒的啊!”李官运气极了,盯着陈陶英一字一句的说。

    陈陶英被他这副狰狞的模样吓的不轻。

    “你说你天天活多的干不完,要应付检查,所以加班。好,很好,你猜怎么着,”李官咬牙切齿笑着,脸上的笑意却叫人毛骨悚然,“我今晚上去你们公司了。”

    就这么轻描淡写的一句话顿时令陈陶英血色全无。

    “你们同事说了,检查早半个月前就结束了,你加的是哪门子的班啊?啊?你说话!”

    李官运气的发抖,抓住陈陶英狠晃了两把:“你到底去哪了,和谁在一起,跟我说实话!……为什么要这样对我?我待你还不够好吗?你没感觉的吗?你是不是没有心?你的心不是肉长的,是石头长的!就算我……就算我以前对你不住,但我一直努力在改啊……我在改,你看不到吗……”

    忽然李官运拎起陈陶英衣襟提到自己面前,声音一转阴冷的说:“我说过,那天我把自己交给你的时候我就是你的人了,而你,你这一辈子都只能是我的人!!你到底去哪了,你说!”

    “我在加班。”陈陶英颤抖着哆嗦着嘴唇神情麻木的说。

    “加什么班?加毛线班!检查都过了你还加什么班?你不说实话是吧?好,我现在就打电话给蒋平让他找人调查你这一个月到底都在干些什么!”

    陈陶英一把按住李官运要去掏手机的手。他紧紧盯着李官运面上不敢移动视线,尽管心里怕的要死,眼泪也不知不觉滑出眼眶布满整张脸。

    “我们公司……有……有加班费……”

    陈陶英有些艰难的说,李官运不太明白的皱起眉头。

    “你说……你家里断了……断了……你的金济来源……我想……想……多拿点加班……费……我……”

    陈陶英话还没说完就被李官运一把抱进怀里,陈陶英还在断断续续的说着。

    “我没有……我不是……故意……故意要骗你……”

    “嘘!别说了。”李官运按住他嘴唇,阻止他继续说下去。

    过了初中就再没哭过的李官运竟是硬生生的被陈陶英逼哭了两次。

    “我不需要你养,小傻子,我怎么舍得让你辛苦。”李官运仰起头深深的吸了一口气,可眼泪还是不可抑制的溢出眼眶砸到陈陶英头顶上,“我在蒋平那有股份,那么大个上市公司,收益好,一年能赚个百把万,收益不好也能有个十几万,你怎么……就那么傻呢?”

    李官运抬起陈陶英的脸,吻去他面上所有泪水:“以后别再加班了,正常时间点上下班,我会去接你下班,别把身体熬坏了。”

    陈陶英抬起头下巴上还挂着泪珠:“可是你的车……”

    李官运叹息一声:“我去换个比他差的总行了吧?”

    闹了半天原来是个天大的误会,不过事情的真相却着实让李官运感动了一把。

    “你以后可不能再这样了,有什么困难,什么想法,要跟我说,同我商量,别老一个人闷在心里盘算,我真的……”一说到这个话题李官运又哽咽了一下:“我真的不能没有你,刚吓着你了吧?对不起。这么多年了,你还是什么事都藏心里,我有时候真的好希望能钻进你的身体里去,看看你的心,你的脑子里到底在想些什么。我受不了你离开我,我不会同意也绝不允许!”

    “李官运。”陈陶英猝不及防的开口,还连名带姓的叫,这让躺在沙发上的李官运顿感压力不小。

    陈陶英本来就极少叫他,官运这样的称呼更是不可能出现在陈陶英口中。

    “嗯?”李官运顿了顿,最后还是应了声。

    “其实你真的不需要这么……患得患失。”陈陶英似乎是鼓足了勇气才说出这句话来的,“虽然你……你曾经那样对我,但我还是……还是……”

    说着陈陶英突然胸腔起伏激烈,仿佛是突发了缺氧的症状。

    他哭了出来,就像大二那年在空旷的雪地里声嘶力竭的大哭一样。

    “我觉得自己……好像是个变.态,你以前……那么对我,我还是……喜欢上你了。”

    李官运立马起身一把抱住跨坐在他身上的陈陶英,拉下陈陶英试图擦脸的胳膊。

    “哎哟,宝贝你别哭了,心都要给你哭碎了。”李官运用手抹去他面上的眼泪,抖抖腿,坐在上面的陈陶英跟着一块抖,“宝贝你刚说了啥,能在说一遍么?”

    陈陶英哭的厉害,扯着哭嗝,想要说话,却做不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