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卷阅读37

岚2泽 Ctrl+D 收藏本站

关灯 直达底部

    好在陈陶英的小兄弟在李官运的滋润下逐渐有了一丝硬度。

    李官运曾有一度十分害怕陈陶英会硬不起来。

    羞赧万分的陈陶英试图推开李官运的脑袋,他不知道有种行为叫做咬,但他本能的感觉到这种行为很让人羞涩和难为情。

    李官运以为他又要发脾气了,便退出来,移到上面去看陈陶英的脸。

    陈陶英眼中有积水,李官运抹去他眼角的泪,嗓音暗哑低沉的问:“是不喜欢么?”

    陈陶英眨眨眼,泪水把眼睫打湿粘在一块:“你这是在做什么?”

    陈陶英不明白的问。

    “不做什么,让你开心的事。”李官运摸着他的脸答。

    陈陶英想说,不要弄了那里很脏,但他的嗓子却像卡住了一样说不出话。

    李官运俯下来,抱住他,亲吻他的脸侧:“别哭,别怕。”

    一阵简短的安抚过后,李官运回到刚才停下的地方继续奋战,不过一会,达成目标。

    李官运拿出从浴室里带出来的避.孕.套,撕开包装给陈陶英带上,然后挺直身体调整位置,对准了慢慢坐上去。

    很难进去,又疼又干又涩,想必陈陶英也不好受。李官运拿手压住他,叫他不要动。陈陶英两眼瞪得圆溜,简直像打开了新世界的大门。

    改变想法的一刻,李官运就趁着洗澡的时间给自己做了润滑和扩张,但没想到还是这么难进。

    李官运很想调侃一下陈陶英,问问他是不是第一次,虽然他完全知道问题的答案,可他看着陈陶英一脸惊吓,不知所措的样子突然就有点问不出口了。

    欺负老实人真是不应该。

    折腾了许久,李官运总算是吞下去了一半,别看陈陶英瘦是瘦,下边的尺寸倒是不小。

    陈陶英也看出了李官运的异样,他伸手扶住李官运,问他要不要算了,别弄了,或者换他来,这话在他心里闪了一遍,但他没说,也说不出口。

    李官运勉强笑了一下,摇摇头,半开玩笑的说,都过一半了,停下有点可惜。然后又强硬的叫陈陶英别管,自顾自的尝试,扭转,嘴里喃喃说着马上就好。

    陈陶英被他唬的愣了一下,他想李官运是真的难受,听人说女人头回的时候都疼得不行,李官运跟自己这算是头一遭?陈陶英忽然被自己这想法羞得不行,下面跟着又大了一圈。

    李官运:“!!!”

    都说好事多磨,李官运舒了一口气,满身是汗的坐在陈陶英身上。身体里嵌着陈陶英的东西,这种感觉很神奇。本以为今晚会是反过来的结局,不过这样也挺好,只要这个人是陈陶英,他李官运愿意给。

    瘦劲有力的腰身和有节奏的摆动,李官运挥洒汗水,位居上位,正做着一上一下的规律运动。

    巫山**,春风一度。

    李官运捞起床上的陈陶英,抱住他一块上上下下。陈陶英很快回搂住李官运,把脸贴在他胸口,两人急促喘息,如痴如醉。

    除却**,剩下全都是本能在支配了。

    陈陶英不自知的冲上顶了一下,就立马听到李官运的一声闷哼。

    随后李官运抱着他一块倒下,改陈陶英在上由他发动主动攻势。

    谁知换了位置后陈陶英竟呆了一下不知如何动作。

    李官运笑笑,食指弯曲刮刮他鼻梁:“进进出出,先进再出,先出再进,都行,随你,你怎么高兴怎么来。”

    说完又一手抓住陈陶英的臀肉按向自己。

    陈陶英又羞又囧,李官运笑着问他难道不想要么?

    愉悦的时光总是短暂,陈陶英的第一次是名副其实的快枪手。李官运没选择反攻,是因为陈陶英一副纵.欲.过度很累的样子。

    李官运.射.出来后就扑倒在陈陶英身上直喘气。

    “我把自己交给你了,以后我就是你的人了,从今以后你也只能是我的人!”

    李官运盯着陈陶英的眼睛,神情无比严肃认真的说。

    一想到陈陶英抓着他高.潮时候的样子李官运就觉得可爱到不行。

    匀过气后,李官运又抓着陈陶英亲了个够,最后抓住陈陶英一只手,扣住五指紧紧握住。

    陈陶英伸出另一只手,抱住胸前热呼呼的脑袋,手指伸进李官运乌黑的短发中不停把玩。

    李官运一顿,连带着陈陶英摸他的手也一顿。

    不过很快他又放松下来。

    陈陶英一下一下梳理他发间的动作叫他心情放松渐生睡意。

    第24章 第 24 章

    采光不那么好的篮球场上空空荡荡的,只有极少的几个人在这里分散着打球。

    吴枭在昏暗的塑胶地上运球,借着旁边球场施舍过来的一点光试着投篮。

    篮筐被砸的哐哐直响,然后是球落地的声音,吴枭跟上去,一手拖住球底利用惯性换到另一手上,交替运球,变换步伐。

    云匀看着他这套一气呵成的动作陷入渺茫,待到吴枭走近时,他才开口没头没脑的问了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