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卷阅读35

岚2泽 Ctrl+D 收藏本站

关灯 直达底部

    连自己的东西都不怎么弄,更何况是别人的?

    吴枭很快察觉到了他的不适,便握紧了他的手,带领他做一上一下的套.弄,同时也握住了云匀逐渐抬头的那处一块有条不紊的抽.动。

    云匀感到一股邪火从吴枭握着的地方蔓延开来,他羞的不行,但又阻止不了身体对这种感觉的顺应和要求。

    除了彼此交替的喘息外,还有连绵起伏的肢体纠缠。

    云匀情不自禁的揽住吴枭后颈,五指探入其短而黑的发丝中。

    吴枭感觉云匀好像真的不太会这种事,所以他主动承担起让他们两人同感**之乐的重任。但是两个人的东西放在一块.撸.又实在是撸.不爽。于是他干脆放弃一块撸的想法,而是加快手上速度,让云匀先.爽。

    云匀不出所料,没一会就交待在他手上。

    趁着云匀喘气的空当,吴枭把他翻了个面。

    吴枭从后面贴上去,搂着云匀的手收紧了些,云匀跪趴在床上有些反应迟钝。

    “夹紧。”吴枭饱含情.欲的贴在云匀耳边低声说。

    云匀不知道他要做什么,也没听懂这句话的含义,仍然趴在床上一动不动。吴枭无奈的用手拍拍他的大腿,并尝试自己的大腿从外向内夹拢他的腿。

    云匀明白,收拢膝盖,并紧大腿。两腿相触的时候他感受到了那个勃.发的事物正横在他大腿中间。

    吴枭含着云匀耳垂,在他腿间激烈抽.动起来。

    云匀难耐的喘气,脸被吴枭扳过来接吻。

    不知道吴枭顶到了哪里,云匀叫了一声,吴枭马上停下来抱着他问怎么了。

    云匀低着头摇摇脑袋,一脸委屈的转过来问吴枭好了没有。

    吴枭亲了亲云匀眼睛,呼吸不稳的说快了。

    等到吴枭真正.射.出来的时候云匀大腿内侧已经被蹭红了。

    两人一块瘫倒在床上。缓过劲后,云匀摸到一处黏糊糊的地方,顿时跳起来大声控诉吴枭的不是。

    “你看你.干.的好事!床单被套上全是你的东西!我还怎么睡啊!”

    吴枭冲上去一把抱住一丝.不.挂怒气冲冲的云匀,朝他眨眨眼:“怎么能说全都是我的东西呢,也有你的呀!”

    云匀气鼓鼓的瞪他,吴枭笑嘻嘻的把人抱在腿上,亲亲他眼角诱声哄道:“好好好,我马上换,马上换!”

    云匀这才没说什么,吴枭抱着他开心的把头钻进他怀里撒娇般的蹭。

    第23章 第 23 章

    二十三、

    陈陶英看着前台发亮的大理石台面有些发怵。

    李官运转过头来看他,脸上挂着从容淡定的笑,眼底压制不住的兴奋和期待却难以掩饰。

    陈陶英一惊,觉得此刻的李官运有如一只肆伏的猎豹,隐埋在草丛中窥探着等待着。尽管一再收敛兽性,但他眼里流露出来的讯息,总让人害怕,害怕时机一到,就会不再忍耐积蓄已久的力量,发动全面攻击。

    来之前李官运说了什么,陈陶英清楚的记得。

    他说:“陶英,我们出去住一晚吧,……总在学校人多眼杂的,你老放不开,我真的很想和你……”

    李官运抱着陈陶英在他怀里一个劲蹭,陈陶英很无语,他很想说那你天天不想那档子事不行吗?

    可他毕竟习惯了什么话都藏在心里,所以这次他也没说。

    李官运看他半天不说话,也不拒绝,但看表情明显又不是乐意的样子,心里的隐隐期待瞬间熄灭大半。

    自上次视频泄露事件后,两人好好的谈了一次。李官运为求原谅不惜自降身份,陈陶英也知道李官运这人是个狠角色,指不定连他老子都没跪过,却先跪了他这微不足道的小市民。再就是从那以后李官运确实待他好到不行,一句话形容真的就是捧在手里怕掉了,含在嘴里怕化了,说不感动,是万万不可能的。

    李官运也清楚陈陶英心里的顾虑,索性借坡下驴,趁着这次敞开心扉冰释前嫌的机会表明心意意图名正言顺的升华这段关系。

    就冲着陈陶英不排斥李官运亲他这点,李官运就有把握自己不会被拒绝。

    有时候不留神被李官运偷到甜头,陈陶英先是一愣,望着李官运的脑袋有点卡壳,反应过来之后就脸蛋红红的别过脸不敢与之对视,还当李官运隐形人般不在现场似的,又提起衣袖默默擦嘴,先前那一串举动简直挠的李官运心痒痒的,痒完过后又哭笑不得。不过相比一开始的亲都不给亲,李官运已经很满足了。

    面对李官运的表白,陈陶英口头上虽然没做出回应,心里其实早已默认了这段关系,套用李官运的话就是,你不说话我就当你答应了!

    两人现在是情侣关系,从交往时间来看已经有三个多月了。

    虽然在正式确定关系之前李官运也没少吃陈陶英豆腐。好几次擦枪险些走火,碍于时候不对,李官运只得见好就收,不因别的,就因他说过会对陈陶英好。

    所以这次来酒店的意图就再明显不过了,不过李官运也说了你要不愿意就算了,日子还长我们慢慢来,我等的起,也愿意等。

    陈陶英红了脸,李官运总是这样,一面肆无忌惮的占他便宜,可一旦真到了上杆上线的时候又会第一时间考虑他的感受。有时候陈陶英觉得从这张嘴里说出这么温馨的话真真儿一点都不像李官运,仿佛那个骂着脏话,吊着眼睛看人一脸痞样的才是真正的他。就像有次他极具领地意识的凶那个曾找他借钱的学弟一样,陈陶英真怕对方也不是什么善茬,经不起挑衅,惹得矛盾升级,直接给打起来……

    “好了,走吧!”李官运走过来,拿着房卡的手拍了拍陈陶英肩膀。

    陈陶英回神,慢吞吞的跟着李官运进了电梯。

    讶异万分,陈陶英有些小吃惊,短短十几分钟内,脑内已经思绪翩飞,该回忆的,不该回忆的,通通有如走马灯般回放了一遍。

    “你先洗吧。”李官运从浴室里出来走到中间正对床的位置坐下。

    他微仰着脖颈看陈陶英,陈陶英抓着自己的背包有些举措不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