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卷阅读30

岚2泽 Ctrl+D 收藏本站

关灯 直达底部

    他发现云匀其实说的很细,还特意去掉了那些不在他理解范围内的杂冗部分。

    云匀内心柔软,心思细腻,这些都是需要与他近交才能察觉和感受到的。

    “嗯等你熟练了,效果就像这样!”

    云匀轻搭琴面,按下一串白键,那些如花哨装饰品一般的分解和弦衬托着小星星的主旋律流淌出来。

    吴枭惊奇,云匀出手就是不一样,这果然不是普通的小星星!

    弹着弹着,云匀仿佛也渐入佳境来了兴趣,过往勤学苦练的记忆一层一层透过浓厚的磨纱被逐步唤醒。

    他换了一首比小星星要难得多的曲子。

    云匀从小到大,无论在哪,都是受到追捧的对象。

    因为外貌姣好,深得女孩子的喜欢,前来告白求交往的人也是层出不穷络绎不绝。

    对外,云匀从来不缺喜欢他的人。但是对内,他唯一渴望从他身上汲取关怀和关注的人,却始终不曾给他希望。

    云匀儿时一直成绩优异,那是因为他记得老云摸着他的头说云匀要做一个乖孩子,要品学兼优!

    云匀苦练钢琴是因为老云说好好学别让我失望!

    云匀甚至觉得只要他足够优秀,那么爸爸的目光就总有一天会降落在他身上。

    直到云真的出世,云匀才发现,自己一直坚信不疑的东西简直就是一个笑话。

    云匀渐渐长大,也逐渐叛逆。

    在别人都在忙着暗恋、早恋的时候,他却把他大部分的时间都用来投入到想尽一切办法给家里找麻烦或是跟家里作对。

    不做过界的事情,是云匀的原则,也是云匀的底线。他要的是让老云焦头烂额,而不是毁了自己!

    这种情况在血浓于水的兄弟情中慢慢得到好转,与此同时云匀也意识到他所做的并不能实质性的改变什么。

    不能因为自己没有就去剥夺云真本该拥有它的权利。云真需要一个完整的家,一份不曾有裂缝的爱,他不希望云真受到任何形式的伤害。

    ……这么多年了,他也累了,是时候换个新的生活方式了。

    许久不再泛起涟漪的心又是从什么时候开始重新跳跃的?

    云匀望着吴枭崇拜的只差冒出星星的眼睛,勾唇一笑,心中闪过一抹诡计。

    他加快弹奏速度,88个黑白交错的琴键在他手下宛如柔软的会跳舞的黑白缎带一样。

    云匀快速滑动,右手从右至左依次划过琴面,带起一串响动。

    吴枭惊叹不止,差点就要跳起来拍手叫好。他知道,电视上很多钢琴演奏家的都会表演这个动作。

    只是他没想到,云匀做这个动作的时候正好是面朝向他。

    云匀专注的弹琴,吴枭专注的听琴,谁都没料到接下来发生的事情。

    云匀刮奏琴面的动作也带动他的身体不断向吴枭那边靠拢。

    吴枭毫不怀疑,乖乖的坐在原处一点都没移动。

    身体贴近的同时带来了云匀身上淡淡的香气,嘴唇轻轻擦碰之后便撤离开去。

    云匀愣住了,吴枭惊呆了!

    就连悠扬动听的琴声也戛然而止。

    几秒后吴枭捂着嘴惊也似的跳起来。

    我……我本来只是想开个玩笑!

    云匀望着面有怒色的吴枭,喉咙干涩的说不出一句话。

    作者有话要说:

    我的云匀小可爱,555~

    第20章 第 20 章

    新一学期,师生陆续返校。

    过了一个寒假,吴枭觉得自己和云匀之间,有些东西已悄然改变。

    上次那件事后,吴枭本能的想避开所有能够见到云匀的各种场合,生怕碰了面会尴尬,自己又控制不住会胡思乱想。

    结果事实证明吴枭的担心完全是多余。

    因为云匀也像商量好了一样自始至终就没在吴枭面前出现过。

    从开学到现在,两人已经一个多月没见面,而云匀的表现就像从来不曾认识过吴枭这个人一样。

    就连新年除夕发过去的祝福短信,云匀也没有回。

    吴枭觉得不对劲,云匀的做法让他有点生气。明明做出那样的行为在先的人是云匀,为什么断绝一切联系的还是他?

    再这样下去,肯定会闹的连朋友都没得做。

    以前划伤云匀大腿的时候他都没这么生气,也能为了帮八竿子搭不上边的人连续不停的练习钢琴,为什么这次就会做的这么绝呢?吴枭想不明白,明明都在同一所学校却见不到面的空虚感与日俱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