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卷阅读22

岚2泽 Ctrl+D 收藏本站

关灯 直达底部

    “就这个吧!”云匀望向吴枭示意有没有疑问,可不可以。

    吴枭点点头:“我对钢琴曲不熟,就是喜欢听,你随便弹,怎么弹我都觉得好听。”

    云匀了然,把纸张放到钢琴盖里自带的琴架上,复又凑近看了好一会才直起身子,手搭上琴键。

    看着云匀修长匀称的五指,吴枭不知为何却深信不疑,这双手一定会弹出动人心弦的乐章。

    挑起手腕,吴枭屏住了呼吸。指腹落下,琴键按下。随即第二个,第三个,第四个琴键也被纷纷按下,曲速逐渐由慢变快。

    吴枭没听过这首曲子,正如他自己说的他对钢琴曲不熟悉,除了献给爱丽丝,梦中的婚礼这些众所周知的著名钢琴曲,其他的就算听过他也叫不出名。云匀今天弹的这首曲子显然不在吴枭的认知范围内,但当音符如同潮水般从云匀指尖倾泻而出的时候却瞬间击中了吴枭的心脏。

    云匀弹的投入认真,很专业也很流畅。并不像他自己说的那样很久没弹了手生什么的。如果用王子这个词去形容别人,吴枭肯定会觉得恶心到全身起鸡皮疙瘩,但是用来形容现在坐在钢琴前的云匀,却是再恰当不过的了。

    吴枭突然发现云匀拥有的不仅是姣好的外表。

    正值云匀弹完上篇。

    乐声缓慢落下逐渐收尾,情绪酝酿准备步入下个篇章。

    琴声悠扬,吴枭深深的陶醉于其中,并等待着故事的延续和升华,不料云匀却突然张开十指哐哐哐的乱弹一气,不和谐的音程全跑了出来,原有的唯美氛围一下子荡然无存。

    吴枭:“!!!???”

    “好了,就这么多!”云匀收好琴谱,合上钢琴盖。

    “你这没弹完吧,不是两张纸么,我都没见你翻页啊!”吴枭完全不信,他明明感觉到那里不是乐曲终章。

    “后面的不会了。”云匀面不改色心不跳,心理素质极好的撒谎。

    “那你刚弹的曲子叫什么名字?”

    “不告诉你,自己去查吧!”云匀从软凳上起来,转身上楼去了。

    吴枭趁着云匀走远了才跑到那一堆琴谱中翻翻找找,可是单页琴谱不止那两张,重新打合后,没有云匀的帮助吴枭根本不知道是哪一张。

    吴枭风风火火的上楼闯进卧室,却发现云匀已经睡下了,这时门铃又响起,只好先下楼去开门。

    吴枭接过快递送来的盖浇饭,心情瞬间多云转晴。

    算啦还是先吃饭,琴谱一会再问云匀要。

    开着电视边看边吃,吴枭逮住了一个不错的综艺看的入迷,渐渐忘了琴谱的事,也快忘了身在何处,等到综艺结束,片花字幕弹出来才想到去看时间。

    吴枭按亮手机,已经5点半了。

    他这电视一看竟看了一个多小时。云匀怎么还在屋里睡,天都要黑了。

    吴枭估摸着这个时间点该回去了。他简要的估算了下剩余作业量,下周再写写改改就差不多了。

    走之前怎么也得跟主人家打声招呼。

    吴枭关了电视上楼,轻轻推开云匀房间虚掩的门。

    云匀整个人裹在被子里,蜷成一团,床上隆起一个大包块。

    “云匀,我回去了!”吴枭站在门口说。

    云匀没反应,吴枭又说了一遍,云匀还是一动不动。

    吴枭意识到不对了,赶紧走上前摇了摇埋在被子里的云匀。

    云匀这才像恢复了意识似的睁开眼,睡眼惺忪的望着吴枭,看了好一会才认出是他。

    “你是不是不舒服?……你脸好红。”

    吴枭伸手撩开云匀额前的碎发:“你发烧了!”

    云匀额上的温度烫的吓人,人也不是很清醒,嘴里迷迷糊糊的说着什么吴枭没听清。

    “家里有温度计吗?我给你量量,你这度数绝对不低,搞不好要去医院!”

    说完吴枭就要去找温度计,云匀却拉住他告诉他没有。

    “那药呢,有吗?”

    云匀指了指对面的衣柜,吴枭半懵半懂的拉开衣柜门,扯出最底下抽屉,里面放着个医药箱。

    打开药箱才发现里面全是儿童用药,云匀早已不是儿童,这些药对于云匀来说根本不管用啊。

    “这……这些都是你弟的药吧,怎么都放你这啊?”

    云匀没搭腔,吴枭回到床边坐下。

    云匀难受的锁紧眉头,躺在床上慢慢翻滚。

    吴枭盯了他一会,伸手把人弄起来:“你这样不行,走去医院。”

    云匀倚在他怀里全身瘫软,唇片一开一合吐出一个字:“疼!”

    “哪疼?”吴枭这回听明白了,把头凑近了些问。

    “全身,都疼!”说完云匀就闭上眼睛,仿佛刚才那句话已经耗尽了他所有的力气。

    云匀何时有过这等憔悴模样,吴枭看在眼里着实担心:“有力气走么,我带你去医院!”

    是因遇寒着凉引发的感冒,所以才会全身瘫软无力伴随疼痛,同时还有些轻微的咽喉充血并发。

    温度计上显示云匀体温直飙39度8,差点就烧到40度。之后医生开了一记退烧针和一些口服药剂,诊断也就算结束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