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卷阅读20

岚2泽 Ctrl+D 收藏本站

关灯 直达底部

    一层做了错层处理,从玄关过来能直接看到客厅里的沙发、茶几和大落地窗附近的景色。往后就只能看到错层升起的台阶和沙发后边的小矮墙。

    吴枭走上台阶绕到沙发后面,惊喜的发现一台乌黑发亮的立式钢琴被安置在矮墙背后。

    “云匀你会弹钢琴?”吴枭猛一转头有些兴奋的喊着。

    “云匀?”见没人回应吴枭又喊了一声,“云匀,快,快来给我秀一段!让我见识见识你的才艺!”

    吴枭噔噔噔的跑到云匀面前,一脸期待的要求云匀给他露一手。

    云匀夹起一撮粉,提到空中晃了晃:“不会。”

    “啊?”吴枭愣了愣,但云匀一脸不耐烦的样子又不像是在骗人,“不会买一钢琴放家里做什么?……不对,我看见那上面还有好多琴谱呢,难道是你弟在学?……我还以为是给你买的呢,别说我还真挺想听你弹的,有点可惜,……不过下次如果有机会听听你弟弹也不错。”

    “听他弹还不如听我弹!小屁孩一个会弹什么?”

    “原来你会弹啊。”吴枭坐下来眼睛看着云匀,仔细消化了一下刚才云匀话里传递过来的信息,“那你干嘛骗我说不会?”

    “我在吃饭呐大哥,一会的成吗?再说了我确实好久没弹了谁知道还会不会。”

    吴枭哑口无言,呆愣了几秒才回过神:“好嘛,好嘛,那你先吃,我看会电视行么?”

    吴枭在那喊个没完,云匀被他缠的实在心烦,张口便说了不会欲图敷衍了事,结果看到吴枭脸上一丝明显的失落又软下心来。

    云匀抓过沙发上的遥控器丢给吴枭。

    吴枭乐呵呵的一把接住。他站起来,去开机顶盒和电视机。

    机顶盒倒是不费吹灰之力随随便便就开了,这电视机嘛,高档货,头回见,没用过,吴枭愣是捣鼓了半天,也没研究出要如何启动,两个侧面,加上上下顶底面摸了个遍,一个按键都没有。

    “诶,你家电视机怎么开啊?”

    吴枭埋在电视机后头,闷头闷脑的问。

    早在吴枭围着电视机翻来覆去的捣腾那会云匀就觉得烦了,这下吴枭又问反过来他,一下子觉得更烦。

    云匀放下筷子皱着眉头:“我说你……”

    “哎好了好了,……我说这电视机上怎么一个键都没有呢,原来开关在遥控器上。”

    吴枭转过身笑呵呵的看云匀。机身下方的信号灯快速一闪,硕大的屏幕亮了起来。

    云匀拿起筷子,拨了拨碗里的粉,目光不再看吴枭。吴枭也识相,没再开口烦云匀,挑了个离自己最近的沙发坐下。

    吴枭意识到云匀可能心情不好,他烦闷抵触的情绪已经表现的很明显。显然云匀刚才还有什么话说了一半没说完,但吴枭本能的感觉到那不是什么好听的话。

    两厢无话,电视里的播报声成了仅有的背景音。

    吴枭有些局促不安,他还记得今天过来是要做什么,连续换了好几个台又守着最终停留的那个频道看了一会后,吴枭转过头。

    筷子插在粉堆里斜倚着碗边,碗壁上的油圈只降低了一指节的距离,粉也没动多少,云匀靠在后面的沙发上,眼睛却不知道在看哪里,看样子维持这个姿势有一段时间了。

    “怎么了,你不吃了?”吴枭关了电视走过去。

    云匀抬起头看他,摇摇头,然后抽出筷子把几乎没怎么动的粉条又重新盖上:“不吃了。”

    这根本就没吃什么呀,吴枭惊讶:“你……你这跟没吃有什么区别?一会儿会饿的……你是不是不舒服没胃口?”

    云匀站起来,把餐盒外的塑料袋捆紧:“有点,头晕身上痛,不想吃东西。”

    听这症状莫非是感冒了?

    云匀提着不吃的早餐放到门口又走回来坐下,吴枭便贴上去探他额头。

    温度有些烫,吴枭摸了摸自己的额头:“你身上有点热呢,家里有温度计吗,给你量量?”

    云匀望着吴枭褐色的瞳孔笑了笑:“没事,不到那个程度,我感觉的到。先把作业弄完吧,别让你大清早的跑一趟又什么事都没做成,时间一晃就过了。”

    云匀站起来:“去我房里弄吧,书房我爸在用,桌上都是他的文件。”

    吴枭还想说点什么,可看看云匀转身上楼的背影又觉得什么都说不出。

    最终他也只是应了声好。

    跟着云匀上楼进了卧房后,两人还真就认真研究起作业来了。

    列出大致的探讨方向和选用的数据展现形式后,两人进行了明确的模块负责分工。

    此后的好几个小时内,两人都沉浸在前所未有的专注氛围里,似乎先前那芝麻豆丁般大小的不愉快根本就不曾存在过。

    两人一遍遍的演算,一次次的推论,用尽所有努力最大化的学以致用,争取将网上复制粘贴过来的痕迹通通消灭。再加上有理有据的胡编乱造,一篇要求3000字的论文就初步成形了。

    解决了大头,剩下的就是一些细枝末节了。

    吴枭一看手机都快2点了,摸摸肚子,有点饿了。

    “云匀你饿吗?”

    云匀摇头,吴枭觉得有点不可思议:“你居然不饿?这都下午了,你早上都没吃什么。”

    “你饿了?”云匀瞥他一眼,合上教科书。

    “嗯。”吴枭点点头。

    “那叫外卖吧,我实在是不想出门。……没密码,自己选!”

    吴枭接住飞过来的矩形小块,不解的望向扑倒在床的云匀:“这是你手机给我干嘛?”

    “请你吃饭。”云匀抱着枕头露出半边脸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