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卷阅读18

岚2泽 Ctrl+D 收藏本站

关灯 直达底部

    “你别急,也许还在。一般高层教室用做晚课的可能性很小。”

    云匀缓声安慰,吴枭冲他笑笑,领了这份情。

    快步来到教学楼,两人一刻不停的一口气爬上五楼,整个楼道静悄悄的,除了走廊天花板上的瓦灯亮着,教室里面都是一片黑黢黢的。

    眼看就要走到下午上课的教室门口,吴枭忍不住小跑过去,推开门走进去并按下了墙上的开关。

    一阵兹拉的电流声后,教室内由暗变亮。

    云匀跟着赶过来,停在了吴枭身后。

    教室里还有其他人,云匀愣了愣,而且还是对小情侣?!这是云匀看见眼前景象的第一反应。

    吴枭这小子,撞见啥不好,非撞见人家亲热!

    再看吴枭,果然身体僵硬耳尖泛红,害羞的不行。

    室内一角的长课桌上躺了一个人,这人身上还伏着一个人。灯亮起来的时候,吴枭清楚的看见两人仓皇起身,先前躺着的那位把脸深埋进另一位的胸膛,不知道是不好意思的还是怎么的。

    确实挺尴尬的,吴枭一下子都忘了自己过来是要干什么的,竟傻站在原地看着那两人。两人中的其中一人也毫不避讳的反瞪过来,不知为何,吴枭觉得这个人有点面熟。

    “干什么的你们?”

    一声呵斥,吴枭如梦惊醒。

    他看见对面一直没露脸的人,此刻正伸出手来紧紧抓住发出质问那人的衣襟,将他拉向自己。

    那人不予理会,视线虎视眈眈地锁定这边。

    吴枭砸吧砸吧嘴解释到:“我们来取我下午落这的钥匙。”

    说完吴枭走到一个座位前停下,从课桌下的隔间里摸出一串挂有校园卡的钥匙。

    这时对面的两人也整理完毕,一前一后慢步走到吴枭面前。

    看着陈陶英红彤彤的脸,吴枭的舌头瞬间打结,讶异的说不出话来:“你…你…你…你…他……他……”

    陈陶英尴尬的站在原地走也不是不走也不是。

    抢在李官运动手之前,云匀一把拍在吴枭后脑上:“你什么你?他什么他!”然后又笑眯眯的转过头对陈陶英说,“他晚上吃多了,有点不舒服,扯嗝呢。”

    陈陶英腼腆一笑,点点头,站在他身后的李官运则是一脸鄙夷与嘲讽。

    云匀微不可见的皱了下眉,转过身问吴枭:“东西找到了没?”

    吴枭有些不在状况内,但仍然举起手中的钥匙晃了晃:“找到了。”

    “找到了走!”云匀拉过吴枭,看了一眼对面的两人,打了声招呼:我们先走了!便抓着吴枭出了教室。

    “他们……”一出教学楼吴枭又开启十万个为什么模式,正准备刨根问底的时候就被云匀凶狠的堵了嘴。

    “我说你是真蠢还是装傻,他俩什么关系你真看不出来?管你什么事,还非得一次次的往上凑!拿了你的东西直接走人就行,说那么多废话干什么?闲的你?”

    自打上次撞见陈李的雪地冲突后,云匀再一次拔高声调吼了吴枭。

    云匀平时的脾气是不太好,像这样明显动怒,情绪爆发的吼人更是少之又少。云匀比较擅长冷战或是尖酸刻薄的去讽刺人。

    “……我还什么都没说呀,你发那么大火干嘛?”

    吴枭纳闷,云匀何来这无名之火?

    是啊,不怕死的是他,我生什么气呢。

    云匀冷笑一声懒得跟吴枭废话,转身要走,吴枭却惊也似的反应过来。

    “他们不会是那个吧?”吴枭小心翼翼的开口,询问眼神似乎在等待云匀公布正确答案。

    “你说呢?”云匀咬着牙反问。

    “天呐,我们学校居然有……”话到一半吴枭突然捂住嘴巴四下张望,一脸担心自己声音过大而走漏风声的表情。

    云匀看着他,心生无奈,自己怎么就认识了这么一个傻缺。

    “不过性取向这事,也是别人的自由,他要选谁我们无权干涉。”

    “谁要干涉了?”云匀横眉,瞪向吴枭,吴枭被他凶巴巴的样子整的一愣。

    “我只是好心提醒你离他们远点,跟性取向没关系,刚才说话的那个,他家里有点背景,别招惹他也别跟他身边的人走太近。”

    什么背景,黑道背景么?

    吴枭心里很想这么问,但不想也知道,这个问题绝对不能问出口,傻.逼.才会这么问,不是么?

    咳嗽一声来掩饰自己跑偏的关注点,吴枭想了想,眼睛在云匀脸上转了一圈。

    “你认识那个人?”

    “算吧,之前见过一次,我爸认识他爸,我跟他不熟。”

    “这样啊,我说你咋这么生气呢,原来是关心我啊!不过你这关心人的方式有点特别啊,你好好跟我说嘛我会听的,不过还是谢啦,没想到你这么够哥们啊!”吴枭说完一拍云匀肩膀,“走吧,送你回宿舍,也算是报答你了。”

    云匀:“……这算什么报答,我才不要!”

    “那你要什么?以身相许?”吴枭坏笑着顶了顶云匀,后者却沉默着不言语。

    “你不会真的想我以身相许吧?”吴枭作娇羞状拿起小拳拳捶打云匀肩头,“云匀你好坏啊!”

    云匀恶寒,抖了两抖,嫌弃的避开:“你真是够了!脑残剧看多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