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卷阅读8

岚2泽 Ctrl+D 收藏本站

关灯 直达底部

    “都他妈看毛线看,还不快给我起开……操,坐到麻筋了!”

    路人甲同学在底下放声大骂。

    第10章 第 10 章

    “听说你被袭**了?”

    “滚!”云匀头都没抬,拇指在手机面上一划,屏幕里的小人纵身一跃,飞到空中吃了一串金币。

    “消息都传遍了,我听那天在澡堂的哥们说,那场景,那画面,那姿势…哎哟,那叫一个**!”

    “还是你们会玩,城市套路深,我要回农村……”

    “厉害了我的云,男女通吃,老少皆宜啊!”

    “社会我云哥,人美路子野!”

    …………

    回想当晚的情景,云匀顿时觉得大腿上的血痂又开始隐隐作痛。

    这帮人还真是逮准了哪壶不开偏提哪壶,尽在那瞎乱跟风又起哄的,津津有味还乐在其中。

    云匀噌的一下从座位上站起来,抄起桌子上的书作势就要往人堆里打,众人见状纷纷躲闪。

    “都滚滚滚滚滚!怎么那么烦人呐!一个个早上出门都没吃药是吧,跟神经病似的。”

    大家嬉笑着一哄而散,还有人说云匀这是恼羞成怒的表现。

    看着人群逐渐散去,云匀好气又好笑的收回手。

    吴枭这边的情况跟云匀那边的相比,虽有不同但也差不了多少,估计是云匀长得帅,大家都偏袒他。

    “你不能因为人家云匀长得好看你就扑倒他呀。”

    “没有女朋友也不能饥不择食啊吴枭,你要控制你记几!”

    “得不到你的人也要得到你心,这种方法已经过时了,温情战术才是硬道理!”

    …………

    吴枭简直哭笑不得,也不想解释太多,最终给了每人一锁喉,一暴栗,完美解决了“造谣生事”者。

    吴枭不做多余解释是因为吴枭心中确实有愧。

    他划伤了云匀的大腿,害的云匀血流不止,一瘸一拐的回宿舍。

    在澡堂的时候为什么会摔倒?

    吴枭做梦都没想到自己会踩到别人手滑掉落的香皂……

    好在即使疼成那样,云匀也没跟吴枭计较什么。

    云匀真够爷们,吴枭有些敬佩的想。

    陈陶英呆若木鸡的坐在座位上,脸色苍白的吓人。

    成拳的指节因为用力过度而渐渐失去血色。

    下课铃声一响,李官运就像离了弦的箭一般冲了出去,直奔靠近楼梯口的那间教室。

    教室里仍有不少人在座位上有说有笑的,但陈陶英的身影却不在其中。

    李官运收回目光,迅速转身离开,掏出手机拨了个号码。

    听筒里传来对方已经关机的提示音。

    李官运按下挂断键,换了个号继续打。

    电话一接通,李官运根本不给对方说话的机会,声音既冷又硬,不难听出他强压着怒火:“不知道哪个不怕死的狗.逼.把去年的视频又翻出来了,挂在校网帖子里。大家都在看,陈陶英估计也看到了,你现在赶紧带人去找,找到了给我电话。”

    李官运吩咐完几乎是立马收了线,手机往大衣衣兜里一丢,跑着出了教学楼。

    他现在是一分一秒都不敢耽搁,找到陈陶英是当务之急。

    陈陶英手机关机,李官运也不知道他会跑去哪里,只能估摸着猜测他可能会去的地方。

    跑了好几处都不见陈陶英的踪影,李官运开始心乱如麻。

    十一月的北方冷到不行,从嘴里喝出来的气,一触到空气就立刻化成了白雾。

    李官运跟个喷壶似的,站在浅雪覆盖的空地里喘气。

    陈陶英显然是在意这件事的。

    风平浪静的过了大半年,李官运都快要忘了当初他是怎么和陈陶英相遇的。

    李官运回忆着当时的点点滴滴,心中百味杂成,更是悔不当初。

    本以为自己已经做的足够好了,好到让陈陶英可以忘记伤痛,忘记过去。

    可现在,结果看来还是不够好。

    此次虽说事发突然,但他们两人也从来没有开诚公布的好好谈过这事。这次陈陶英的反应和表现无疑是将李官运之前所做的努力全部推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