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卷阅读17

Ctrl+D 收藏本站

关灯 直达底部

    “你们吓死我了知道吗?”

    木泽和木韵趴在木云笙怀里,一瞬间委屈就涌上了心头,哇家伙就哭了。其实这俩孩子也吓得够呛。诗念站在一边看着这一刻的母子团聚,内心却十分担心夏易心,没一会落冷译开着车也赶了过来,诗念走了过去对着落冷译说“你带着木泽和木韵先回去。”

    落冷译没反应过来,诗念就拉着蹲在地上的木云笙上了车,带着木云笙去了医院。木韵看着诗念冷着脸走了,看了下木泽,自打记事起就没见过诗念这么生气,却不知道出了什么事。落冷译拉着木泽木韵准备带着他们回去,木韵看着落冷译“你是不是想把我们送回去?我告诉你我打死也不回去。”

    落冷译打开了车门,“走吧,回我家。你俩也饿了。先回家再说。”

    木泽和木韵找到了,一刻悬着的心也算落地了,木云笙看着冷着脸的诗念,一股不好的感觉沾满了心口,夏易心出事了。。

    一路上诗念都没有说话,直到车在医院门口停了下来,木云笙的心哇凉哇凉的。慌忙下车。等诗念下车带路,诗念坐在车里,深吸了一口气。。然后下车给木云笙带了路,自己一直在隐忍着。。。怕下一秒忍不住就会爆发,手术已经做完了,现在还在昏迷中,送进了重症监护室,张愉和tuzki出来接了诗念和木云笙,夏易兰傻了一样就坐在门口的椅子上,从木云笙进来就一直盯着木云笙,如果眼神可以杀人,木云笙已经死了几百次了。木云笙看着躺在重症监护室内的夏易心。

    “她怎么了?”

    “。。。”张愉眼睛有些泛酸,还问怎么了。

    “我还想问你怎么了。木韵怎么会和木泽在一起?你们到底又干了什么?”诗念的怒火已经到了嗓子眼,

    “我。。。我妈要把木韵要回来,所以带走了木韵。。我。。。”

    啪,伸手对着木云笙就是一个耳光。诗念的情绪再也控制不住了。

    “带走木韵?你知不知道她得忧郁症至少3年了。她唯一活着的动力就是还有木韵。你们就那么想她死。”语气里夹杂着哽咽,夹杂着生气,夹杂着无可奈何。。

    张愉拉住了诗念。夏易兰不可置信的看着诗念“你。。。你说什么?我姐。。怎么了?”有点不相信自己的耳朵。

    抑郁症?是抑郁症没错吧,看着已经傻掉的木云笙。拉住诗念的胳膊,狂晃着。。

    诗念的情绪奔溃了。。

    “3年前我去她家,无意间发现她在吃抗抑郁的药,也阻止了,可是。。。她已经吃了很久了。我做什么都晚了。上次你在她家看到她吃的那种药就是。刘萌也知道这件事。她已经经不起任何刺激了,本来她回国我就反对。可是她还是毅然决然的回国了。”

    夏易兰的眼泪再也止不住了,从小在蓝天都是夏易心照顾自己,甚至自己上学的钱都是夏易心出的,对于夏易兰来说夏易心就是她在这个世界上唯一的亲人。机械性的转身看着已经麻木了一样的木云笙,走上去。。。决堤的眼泪控制不住的往外流。

    “你满意了?”

    她很想打木云笙,可是看着眼前这个她姐最爱的人,却无法下手。现在夏易心还未脱离危险期。医生还在里面忙活,自己根本没有精力再去管木云笙。

    转手走到重症监护室的窗户前,伸手摸着玻璃。指尖触碰的冰凉,仿佛摸在夏易心的脸上。姐,等你醒了,我们走吧,离开这个城市,离开这个伤了一次又一次的人。找个谁都不认识的地方,重新开始。姐。。。你不要吓我。我就你这么一个亲人,无论如何你都要挺过来。千万不要离开我。从小都是你在照顾我。你要是走了,我该怎么办?走廊上的人都沉默了。如果夏易心真有什么三长两短。。。。所有人都无法想象。

    木云笙就这样傻傻的站在走楼上,看到夏易心躺在病床上的那一刻,感觉自己的心也死了。如果。。。夏易心就这样走了。自己该怎么办?

    如果我们可以回到过去。。。我宁愿没有认识过你,没有认识这个叫夏易心的女人。。

    如果我们可以回到过去。。。我宁愿没有让你爱上我,没有爱上我这个只会伤害你的女人。。

    如果我们可以回到过去。。。我宁愿没有同样爱上你,没有爱上你就不会有这个多痛彻心扉。。

    如果我们可以回到过去。。。如果还有如果。。。

    作者有话要说:

    我怕我下一秒把所有人都弄死。。。

    第28章 末语

    夏易心已经就这样睡了三天了,期间都没有醒来过一次,刘萌和雷金都从国外赶了回来,看着躺在床上的夏易心,雷金怎么都没想到,自己就回趟日本什么都变了。刘萌和诗念都和主治医生谈过。按理说也该醒了,可是就是这个该醒的人,怎么都没有醒,刘萌和诗念都是学医学的,也知道夏易心该醒了,木云笙在重症监护室不吃不喝的呆了两天,直到身体接受不了后,刘萌找了木云笙家里人来接走了她。木泽和木韵都在落冷译家,木韵总吵着要回家,落冷译却不知道怎么解释,只能说夏易心生病了,在医院。过段时间带他们去看夏易心,木云笙醒来后就接了木泽和木韵回了自己的别墅,一个人自身没有求生**,要她怎么活?

    木云笙每天都会来医院看夏易心,坐在她的床边跟她说话,却不知道说什么。

    “夏易心,医生说你也许明天就会醒,也许这辈子都不会醒。你要是这辈子都不醒,我会恨你一辈子。木韵我从我妈那要回来了。”拉着夏易心的手紧了紧。

    “你醒了,就搬去我那里住吧。我们一家四口在一起。然后我们结婚好不好?认识你这么久都不知道你喜欢哪里。去欧洲好吗?日本怎么样?我还没去过日本,你在那里生活了6年,可以给我做导游。带我装逼带我飞。蜜月我们去泰国怎么样?听说泰国有人妖,我还没见过。以后休息的时候我们就去三亚,过两天我在三亚买个房子,每年带着咱儿子和女儿去三亚住几天,你身材那么好,我却还没看过你穿比基尼。你看你,那嚒好的一个人,却让这么多人担心你,前两天我看见夏易兰偷偷的在楼梯口哭。你快点醒过来好吗?。。。求你。。。。快醒过来吧!”话说不下去了。。。眼泪止不住的往外流。是眼泪不爱了?还是眼睛的不挽留?

    一个月后。夏易心还是没醒。

    张愉和tuzki站在门口看着屋里的木云笙,本来听说她和落冷译要结婚了。可是木云笙和她妈定了协议。夏易心醒了自己就和落冷译结婚。不知道是该盼着夏易心醒还是不醒。每天都来看夏易心,一个月了自然是瞒不住木韵了,今天是带着木泽和木韵一起来,今天又是木泽和木韵生日。

    木韵“妈妈你怎么还在睡?你都睡了好久了。你看你都瘦了。医生叔叔说你不能吃东西,但是今天是我和哥哥生日,云笙妈妈和我们做了一个蛋糕,我给你带过来了,一会你醒了肚子肯定饿。起来后记得吃。”

    木泽坐在木韵旁边“妈,那个。。我这么叫你会不会太唐突?6年前的今天你生下了我。从小我就知道我是你的孩子,但是我们却没有太多的接触。。所以你快醒过来吧。然后我们一家人,永远幸福的在一起好不好?”

    木云笙伸手抱住了木泽和木韵。我不想我们到最后连句不咸不淡的问候都没有了。

    两个月后。夏易心还是没醒。

    木云笙去卫生间接了盆热水,给夏易心擦身子,没想到自己老妈却来了,这两个月,木云笙从未间断过来医院看夏易心,无论多忙,风雨无阻。木妈看着木云笙所做的点点滴滴,真实的感受到了木云笙对夏易心的感情,今天她看到木云笙去了医院,便跟来了,推开门看到木云笙在给夏易心擦身体。然后走到了床边,看着扔在昏睡的夏易心。木云笙看到自己老妈来了,放下毛巾。

    “妈您怎么来了。”

    “没事,你忙吧。我来看看她。”

    木云笙没说什么,再次拿起毛巾擦拭着夏易心的身体,自言自语的仿佛在嘲讽自己一样开口道“认识她这么久,前段时间才发现她身上有个胎记。”说着撸起夏易心的病服,指给她妈妈看,左胸下方,有块红色的胎记,有点像个闪电。又感觉是个字母z。木云笙妈妈顺着木云笙指着的胎记看了过去。。却激动的捂住了嘴巴。哭的像个孩子。。这个胎记她见过。木云笙看着突然嗷嗷大哭的老妈惊呆了。扶着她妈坐在了沙发上,过了很久木妈才平复了心情。。

    “云笙夏易心是不是个孤儿?”

    “额。。是啊。你不是知道吗?您这是咋滴了?”

    “她。。身上的胎记。我见过。。。”

    28年前,自己嫁给了木爸爸,并且生下了木云笙没多久,自己最好的闺蜜也结婚了,并且生下了一个女儿。却没想到,再一次舞会完事之后回家的路上出了车祸,发现的时候都过了很久了,自己赶到时问救援人员有没有看见一个孩子,却没想到没有见过孩子,她闺蜜的孩子就这样丢失了。调查了之后才知道,当时车祸没多久有个男人路过,男人本来是想看车上有什么值钱的东西没有,不但见死不救还抱走了孩子,警察找到这个男的的时候没想到他竟然是个人贩子。把捡来的孩子给卖了。找了很久孩子都没有消息。不知道怎么的,兜兜转转夏易心就到了蓝天孤儿院。

    现在也无从考证夏易心是不是这个孩子,但是身上的胎记却真的很像当年她闺蜜的孩子。

    木妈不确定夏易心就是这个孩子。但是对夏易心的反感却没有了。甚至十天半个月就会来看看夏易心。张愉等人也是很迷惑,咋滴了这老太太对夏易心的态度360°转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