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卷阅读16

Ctrl+D 收藏本站

关灯 直达底部

    木泽伸手拍了下木韵的脑门。“等着救援。谁来救咱俩?而且你想回去?”

    木韵连忙摆了摆手。。“我可不想回去。你姥姥太吓人了。”

    “我姥姥就是你姥姥。”

    “那现在咋办?”

    “先休息休息吧,走这么长时间你也累了。”然后用手机扫了一圈,看到远处有个废弃的帐篷,但是还不算破,四周还有烧烤用的被人扔掉的东西,两个人走了进去,然后坐了下来,晚上气温还是有点冷,还好木泽给木韵穿了衣服,两个人坐了下来,木泽刚坐下感觉屁股地下有点硬,摸了半天掏出来一看竟然是个手电筒,看来是忘在这里的,然后把手电筒打开灯口朝上摆在了地上,和木韵背靠背坐在了地上。

    “哥,你妈会嫁给你爸吗?”

    木泽皱了皱眉,虽然这些事都知道了,但是自己却从来没叫过落冷译爸爸。自己从懂事开始,木云笙告诉了自己是怎么来的,自己还有个妹妹叫木韵。而生自己的女人名叫夏易心,起初这些还很难理解,至今也没明白木云笙为什么要夏易心生自己。扣着自己的手指,他不知道。自己从小在木家长到,自然明白木家人的规矩,说一不二,总有种高人一等的感觉,想要什么还没有得不到的。有时候都想出生在一个简单的家庭里,自己对生意什么的根本没有兴趣,6岁,想开心的笑,想交自己想认识的朋友,可是,自己要交什么样的朋友,跟什么人玩,学什么东西,木老爷都给自己安排好了,据说,自己的出生就是为了gd而准备的。木韵看着沉默的木泽,伸手摸了摸了木泽的脑袋。

    “瞎想啥呢?”

    木泽打掉了木韵的手“我是你哥。脑袋不能摸。”

    “切,我告诉你,从医学角度,你先出生的,先出生的是小的,其实你是弟弟,我是姐姐。”

    木泽看着一本正经的跟自己解释的木韵。木韵笑了笑,木泽也笑了笑。

    两个人没在说话,过了一会木韵拍了下脑袋。“啊!哥。。你手机能打电话吗?”

    木泽看着两眼放光的木韵然后掏出手机,对啊手机可以打电话打给夏易心。木泽赶紧把手机给了木韵,木韵拿着手机激动的解锁准备打电话。半天却没有拨号。木泽看着木韵侧头问。“怎么了?”

    木韵尴尬的说,“我。。。。只记得家里的座机。。”(这就说明了,会背一个人的电话号码是多么重要的事情。)

    木韵拨通的家里的电话,可是却没有人接。日本那边有点事,雷金下午坐飞机回了日本,诗念应该夏易兰家里,夏易心没有回家,保姆应该回家了,早上7点才会过啦,木韵挂了电话然后耸了耸肩表示没人接。木泽挠了挠小脑袋“要不。。。打给我妈吧!”

    木韵把手机扔给了木泽,“打给你妈,等于白逃出来了。”

    木泽看着手机,手机还有20%的电。然后关了机。放在了兜里,地上的手电筒光线变的暗了几分。两个人坐在帐篷里都不说话了。看来只有等天亮了。

    木云笙开着车没一会就到了市区,一路上都没有看到木泽。手狠狠的锤了一下方向盘,然后打电话给了夏易心。夏易心还在tnc,一天。。整整一天都没有出门,也没有吃饭,听到手机响了,瞥了一眼看到是木云笙,没有接电话。木云笙颤抖着手重播着。内心焦急——接电话啊!夏易心你快接电话啊!

    打过去的第三遍,夏易心关机了。木云笙听到手机关机的时候,整个人都快炸了。现在是1点,木泽和木韵不见了快两个多小时了。。掏出手机打给了张愉,简单说了下,让张愉去夏易心家看看木韵和木泽有没有去那里,然后开着车子,原路返回,决定在找一遍。张愉接到木云笙的电话,赶紧叫醒tuzki告诉她出事了,然后让tuzki 去找夏易兰。让她联系木云笙,帮忙一块找,一帮人像疯了一样开着车到处找木泽和木韵。

    上天好像也很着急一样,着急的下起了大雨。木云笙开着车外下着的大雨,越来越着急。雨越下越大,木云笙的心也越来越凉。给落冷译打了电话,依然没有什么消息。这俩孩子到底去哪了。

    木泽和木韵听到了外面在下雨。木韵缩了缩身子看着木泽幸灾乐祸的说“你妈肯定急死了,得扒了你的皮。。。”

    木泽面无表情的脸上闪现了一股异样。自己只见过一次木云笙发火,那家伙。。。吓屎个人。。

    两个人依偎在一起,不知不觉就睡着了。

    早上6点。木云笙按耐不住了,张愉在夏易心家守了一夜,这俩人都没有回来,给夏易心打电话也没开机。夏易兰诗念tuzki所有人都开着车到处找人,几个人手机一直在打电话问人找到没。木云笙看着手机显示的电量不足,抱着最后的希望打给了夏易心。

    嘟嘟嘟。。。夏易心难受的一夜没睡,想了很多,越想情绪越低落。木韵不在自己身边,唯一活着的理由都没有了。想解脱的念头越来越浓厚。。桌子上摆着的是一把水果刀。眼睛就没从水果刀上离开。

    早上6点,一抹阳光照进了tnc,也照在了夏易心的身上,也照在了地上格外鲜艳的献血,夏易心坐在椅子上,手腕上的伤口伴随着时钟,滴答滴答。。。。。

    手机从夏易心的口袋掉在了地上,可能是上天注定了一般,手机自动开了机。。木云笙的电话再次打了进来,意识在抽离。迷离的看到了木云笙的电话打了进来,啊。。好想最后在听下她的声音,身体滑落在了地上,艰难的接通了电话。拿到了耳边。

    “夏易心。。”听到的却是木云笙愤怒的怒吼。最后。。。。手机掉在了地上。

    意识在听到木云笙的声音后就消逝了。。。

    木云笙握着手机却没听到夏易心说话,换来的是手机掉落在地上的声音。

    “夏易心?。。。。夏易心。。。你别吓我。。”还没说完,手机关机了,把手机狠狠的扔在了副驾驶上。开着车狂飙了起来,自己刚进市区,距离夏易心家还有好远的一段路。张愉说夏易心家没有人,应该是在公司。自己离公司更远,看到路边有个24小时营业的oppo手机店,oppo手机,充电五分钟通话俩小时,停车。抓着手机冲进了店里,然后找了个充电器,安上。五分钟后,再给夏易心打电话已经打不通了。赶紧给张愉打了电话,她离夏易心最近。然后让张愉赶紧去tnc。她感觉夏易心有些不对。

    张愉赶紧上车准备去tnc,却看到诗念和夏易兰开着车,来到了夏易心家里,然后下车告诉两人一起去tnc。

    三人来到tnc,一路狂奔进了办公室。夏易兰伸手开门,门被反锁了,张愉从窗户上往里看了一眼,却整个人都吓呆了,夏易兰顺着张愉的眼光看了进去,然后捂着嘴,眼泪立马涌了出来。转身对着门。哐一脚就踹来了办公室的门。。

    “姐。。。。。”

    门开的那一刻。看见的是一地的血。。。如同奈河桥下遍地的彼岸花。。

    作者有话要说:

    我们的爱,一直到在彼此伤害。。。。

    第27章 zheshi第二十七章

    诗念看到眼前的景象,果然。。。夏易心还是走到了这一步,没想到这一步竟然会是在这种情况下发生了,没有回中国的话,也许事情就不会发生,蹲了下去,简单的检查了一下夏易心的伤口,手腕上的伤口深的见骨,环视了一圈也没有找到可以做紧急措施的东西,赶紧站了起来,脱下身上的衬衫,拿起那把沾满血的水果刀,刺啦割开。绑在夏易心的胳膊上,先止血再说。看着地上的血应该流了一段时间了,还好有大家是开车来的,张愉蹲下抱起已经昏迷的夏易心,诗念了夏易兰跟在两侧扶着,tuzki跟在大家后面,朝医院奔去,木云笙那边占时没说。先让她安心的找到木泽和木韵在通知吧。事都赶在一起了。

    木泽被帐篷外的声音吵醒了,走出帐篷看到外面已经天亮了,不远处有只野狗,在垃圾堆里不知道吃的啥玩意,出来了才看到,这里很宽阔,还可以看到很多烤架,回到帐篷叫醒了木韵,然后开了机,让木韵往家里打了电话。

    夏易心被送进了医院后,送进了手术室。一群人在外面等候,夏易兰去缴费的时候发现几个人身上都没有带钱。告诉张愉后张愉让夏易兰回家拿钱。诗念和夏易兰分头行事,诗念回家去哪夏易心的身份证明以及她的病例,还要换身衣服。还好医院离家挺近的。诗念刚进家门就听见座机响了,犹豫了一下接了电话,没想到是木韵。

    “木韵?你在哪?你知不知道大家找你们都快找疯了?”

    木韵听出来时诗念,却被她生气的语气吓住了。

    “诗念小姨,我。。我和木泽哥哥在一起。我们。。。迷路了。”

    “你们现在在哪?我去接你们。”

    “我们不知道这是哪。只知道这里有帐篷有烧烤架。。。。”

    “在那里不要动,哪都别去,马上就去找你们,千万不要再乱跑了。”

    千叮万嘱俩人不要乱跑后,快速的拿了东西,换了身衣服。又赶回了医院,然后告诉张愉木泽木韵找到了,张愉马上给木云笙打了电话。木云笙挂了电话开始想那里是那里,有帐篷有烧烤,老宅子附近刚好有个地方,经常有很多人去那里吃烧烤。和诗念约好了碰头的地方,开着车朝目的地赶去,诗念和木云笙赶到时,看到木泽和木韵坐在一个小帐篷里,木云笙面无表情的走了过去。伸出了手,木泽看到自己老妈也来了伸手朝自己扬了过来,下意识的闭上了眼睛,本来以为会挨揍,木云笙却一把把木泽和木韵拉进了怀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