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卷阅读14

Ctrl+D 收藏本站

关灯 直达底部

    今天就写这么多。。。着急学习。。我爱学习。。学习爱我。我老婆叫学习。。我媳妇叫学习。

    第24章 胃痉挛却跑来写的第二十四章

    门口的保安还没反应过来就看着夏易心被带上了一辆黑色商务车,保安追了上去,却只看清了车牌号。

    夏易心也没惊慌,既然是请自己过去,手法是过激了点,至少不会危害自己的生命,车开到了郊区的一个别墅内,到了大门口,其中一个黑衣大老爷们拉开了车门,对着夏易心做了一个请,夏易心下了车,被另一个黑衣老爷们带进了别墅内,别墅内院,一个看起来贼富贵的老娘们坐在院子里,手里拿着一把黑不拉基的剪刀,对着一个花瓶咔咔的剪着,花瓶里只有一朵花,叶子已经被这个女人剪完了。黑衣大汉子领着夏易心走到妇人面前,弯腰对着妇人说到。

    “妇人夏易心带来了。”

    妇人没有停下手里忙活的玩意,抬起手挥了挥手,大汉子毕恭毕敬的站到了院子门口。两个人都没有说话。过了一会,花被这个女的修的差不多了,然后放下剪刀指着桌子对面的椅子对夏易心说“坐吧夏小姐。”

    夏易心也没有客气,然后走了过去坐了下来。

    “夏小姐可知我是谁?”

    “不知。”

    “我是木云笙的母亲。”

    “您好!”官方式的客气。

    “这次请你来是有事想和你商量一下。”

    “商量?您这请人的方式真特别。”夏易心抬头无所畏惧的看着木云笙的老娘。“有什么事您就直说吧。”

    见夏易心如此直接也没在跟夏易心客气。

    “木韵是我木家的孩子。我知道你很有能力,也很感谢你帮云笙拿回了那40%的股份。但是木韵请你还给我木家。”

    “不可能。”没有犹豫。直接拒绝。

    “既然如此。那我们的话就没必要谈下去了。”木夫人站了起来,回头对着后面的大汉,大汉转身进了房间,带着木韵走了出来。木韵一脸惊魂未定,刚放学出来就被抱上了一辆车,带到了这里。木韵张嘴咬了抓着自己的男人,挣脱后跑进了夏易心的怀里。

    “妈。。好可怕。。”

    夏易心伸手抱住了木韵,怎么都没有想到,木韵会被她接到这里来。抬眼看着她“你这是什么意思?”

    “什么意思?只能怪你心不狠,如果你现在还捏这gd的命,我也不能逼你把木韵还给木家。你现在手里没有任何资本。而我手里可是有木韵的亲子鉴定。”说着拿出了一个文件扔在了桌上。转头看着木韵“木韵到姥姥这里来。这个女的并不是你的妈妈。”

    木韵害怕的抱着夏易心。看木韵没有反应。然后拿着亲子鉴定蹲了下来给木韵看。

    “木韵乖,你看。你的亲妈妈是木云笙,你哥哥就是木泽,你和木泽是双胞胎,而这个女的当初拿了你亲妈妈的500万,然后用她的肚子把你生下来的。她和你并没有血缘关系。”

    夏易心脑子一片混乱,怎么都没有想到会当着木韵的面就说了出来,完全没有顾忌木韵的感受。夏易心蹲了下来抱着木韵捂着木韵的耳朵,哭喊着“别说了。”

    木韵抬手擦着夏易心的眼泪,然后转头看着木云笙的母亲“您说的我很早之前就知道了,木泽哥哥早就告诉我了。不管我妈是不是我亲妈,她都是我最爱的人。”夏易心吃惊的看着才6岁大却说出这样话的木韵。更让她吃惊的是木韵竟然早就知道和自己没有血缘关系了。。

    木韵转头抱着夏易心“妈。木泽哥哥认识我没多久就和我说了。你根本不用担心,你要知道。木泽和木韵身上流着的是你的血。而且。。”再次转头会着了一眼木云笙的母亲笑着说。“而且。我亲妈心里爱着的可是你。”眼神再次转头看向夏易心。夏易心愣住了。

    木云笙的母亲也愣住了。刚刚木韵说什么?云笙喜欢这个女人?这就是为什么这么多年都不结婚的理由?云笙竟然喜欢的是女人,这仿佛是个噩耗。眼神变的犀利起来。叫了人把木韵从夏易心身边拉走,木韵吓哭了,抓了夏易心的手大喊着“妈。。。”

    夏易心再次感觉到自己的无力,眼看着木韵哭着被拉走了带进了房间,却无能为力。

    抬眼看着眼前的这个女人。却做不了任何事。

    “夏小姐,今天你可以走了。既然你不愿意把木韵换回来,那么,只能靠法律来解决了。”

    还是原来那两个人,驾着跪在地上的夏易心上了车。送回了夏易心的公司。刚回到公司却看见门口围了一群人,该来的都来了,保安看到夏易心被带走,马上给江淮副总打了电话。江淮立马通知了雷金等人,正当一群人调查是谁带走了夏易心的时候,人却被送了回来。夏易心下了车,看着一行人,笑了一下表示自己没事。一群人也安心了,夏易兰想开车送夏易心回家。夏易心却拒绝了,留在了公司。告诉她想自己一个人静静。坐在办公室里,丢了灵魂一样。眼泪再次决堤。什么都可以不要。。但是唯独木韵不可以。

    木云笙晚上回了家,木泽却着急的跑了出来。

    “妈,姥姥把木韵带走了”

    作者有话要说:

    不甘心。。。。

    第25章 落寞的第二十五章

    木云笙低头看着木泽,木泽坐在沙发上。回头看了眼木云笙。表示你看应该怎么办。木云笙走到沙发上坐了下来,母亲把木韵带了回来,也就是说她知道了还有木韵的存在,面对这个老娘,木云笙也没有一点办法,这可咋整。但是光坐着不中,得想想办法,把木韵要回来。掏出手机给落冷译打了电话,叽里呱啦的说了情况,落冷译说马上就来木云笙家,今晚看来要回老宅子了。

    没有一屁大会功夫落冷译就开着车来到了木云笙家,木云笙看着没打算睡觉的木泽。

    “小泽你也想去吗?”

    木泽没回答,而是走到了玄关穿上了一件外套,站在门口看着木云笙。

    两个人上了落冷译的小破车,开着朝着老宅子去了,一路上,木云笙都没有想其他的。满脑子都是夏易心现在在哪。可是眼下却不能去夏易心那里。

    很快就到了老宅子,没想到落冷译的父母也在。双方父母都在,看来事态非常严重。一行人坐在客厅,看到木云笙回来了,木爹黑着脸哼了一声。落冷译很尴尬,没想到自己父母也在,走了过去对着母亲说“爸妈你们怎么在这?”

    落母没说话,看了眼落爸爸。落爸爸也很生气“你闭嘴吧你。”落冷译没说什么站在那里,

    木父看着木泽也跟了过来,叫人把木泽带了下去,下面的谈话不适合小孩子听。木泽被带出了房间。木泽看着下人让她带自己去木韵那里。下人只好带着小少爷去了木韵睡的房间,孩子一直哭,这会哭累了趴在床上睡着了。

    过了很久木妈开了口。“云笙,你实话跟我说,你是不是喜欢夏易心那个女人?”

    木云笙愣住了咬了咬牙回避了这个问题“妈,木韵在哪?”

    “你还管木韵在哪?你那点破事我已经知道了。这就是这么多年你为什么不结婚的原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