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卷阅读12

Ctrl+D 收藏本站

关灯 直达底部

    夏易心坐了回去,看不清表情,良久没有说话。过了很久刘萌又开了口。“六年来,云笙几乎天天给我发消息问有没有你的音讯,有时候我都想放弃了,甚至觉得你已经死了,可是她却从来断过找你的年头。我和她认识那么多年,从来没见过她这个样子。”

    刘萌说的话一个字夏易心都没有听进去,现在她的内心已经不是复杂两个字可以形容。是她喵的非常复杂。大脑一片空白,感觉胃里在翻腾,仿佛下一秒就要吐了一样,刘萌看着夏易心脸色苍白。赶紧走到她身边看着她。拍了拍她的背“易心你怎么了?脸色这么不好?”

    挥挥手表示自己没事。然后打开包从包里拿出了一个手帕擦了擦额头上的汗,刘萌瞥了一眼夏易心的包,她清楚的看到包里的一瓶药,夏易心顺着刘萌的目光看到了刘萌看到的东西。赶紧拉上包对刘萌说“走吧!送我回家!”

    刘萌自己是学医的,一眼就看到了药名,也一瞬间知道了那个药有什么作用。没说什么。扶起夏易心,接过夏易心给自己的车钥匙,扶着她坐进了副驾驶,然后打开导航,开着夏易心的车送夏易心回了家。刚到她们家门口,就看见雷金和诗念走了出来。看到夏易心的车赶紧走了过来,诗念看到坐在副驾驶上的夏易心,快步走过去问刘萌“怎么回事?”

    刘萌下了车,绕到副驾驶上打开车门,“先别问那么多,扶她进去。”

    诗念和刘萌把夏易心扶进了屋里,雷金从客厅的一个抽屉拿了诗念的急救处理箱。诗念接过来,量了血压,也测了心率。做了初步的诊断,还好没什么大碍。

    刘萌看着诗念的动作,自然是知道了这个女的也是医生。诗念把夏易心抱起放在了床上,盖好杯子。一行人来到了大厅。

    “你是?”雷金这才问起刘萌的身份。

    从包里拿了张名片递给了雷金和诗念“怎么说好呢!算易心的朋友吧!”

    雷金看了下刘萌的名片皱了皱眉这个名字好似在哪见过。“我们见过!?”

    刘萌看着雷金摇了摇头表示自己不认识她。诗念名片一下子就反应过来了,刘萌著名的医学教授。伸出手“你好,刘教授!我叫诗念!”

    刘萌伸手和诗念握了手抬眼问道“你是学医的?”

    诗念点了点头“恩!”

    “那易心吃的药你知道?”

    诗念拉了一下刘萌,余光撇向了雷金。刘萌心领神会,看来这件事还没几个人知道。雷金到了两杯水放在了桌上“药?什么药?”

    诗念拿了杯水喝了一口。淡淡的开口道“说她,这样该吃什么药。”

    雷金看着刘萌和诗念“那易心到底怎么了?”

    刘萌也端起了水杯,握住“低血糖没事的。认识她那会身体就不怎么好!”

    雷金莫名其妙的看着两个人,中午吃了饭,夏易心醒了,夏易兰听说夏易心身体不舒服,赶紧从公司跑了回来,给夏易心熬了粥,夏易心吃了饭,看着众人紧张兮兮的看着自己,表示自己没什么事了,一群人才散去,诗念送刘萌出来的时候张愉正好开着车带着tuzki过来,看到刘萌吃惊了一下。“刘萌?你怎么在这?”

    刘萌解释了一下自己为啥子出现在这。跟张愉说“晚上去你酒吧!”然后转身意味深长的看了眼诗念。诗念自然明白她有话对自己说。出了门。刘萌记下了夏易心的门牌号。才发现原来夏易心竟然住的离木云笙如此的近,木云笙竟然没有发现,离开夏易心家来到木云笙家,才发现她还没有回来,让司机把自己送到了gd,才知道木云笙在办公室坐了一天,走进去,看着木云笙,说实话作为朋友,此时此刻真的挺心疼这个女人的。拿起笔写了夏易心家的地址放在了桌上,对着没有反应的木云笙说了这是夏易心家的地址,就出了gd,自己虽然是医生,却医不了人心,现在对木云笙来说最好良药就是夏易心,有些人,有些事,只有安安静静的坐下来好好的谈谈,才能解决。世界上最远的距离(俗气!!!!(。)ノ我乐意!)不是爱!不是恨!是彼此熟悉的两个人渐渐变的陌生!想着有一天自己的心里也会住进一个人,一点一点的侵蚀自己。那时自己是否会像旁观者一样冷静。摇了摇头,人呢,一定要改掉胡思乱想的毛病。否则一不小心就会要了你的命!

    离开gd却让司机送自己去了lesa。有件事自己一定要问清楚!

    作者有话要说:

    咳咳,今天我给大家唱一首歌!

    在我小时候,夜深人静的时候,我的外婆总会唱歌哄我,那首英文歌,唱的我头皮发麻了,我记得她是这样唱的——halo halo good morning啊!good morning啊!

    第22章 憋坏了的第二十二章

    lesa包间你内,落冷译夏易兰几个人都喝的差不多了,刘萌看着眼诗念,然后出了包间,进入了洗手间,诗念看到刘萌走出去之前看了自己一眼,然后跟着一起走了出去,刘萌从洗手间出来,看到诗念倚在门口。

    “出去聊聊。”擦着对着诗念说。

    “恩。”

    两个人走出了lesa,马路对面路灯下有个自动贩卖机,刘萌走了过去,买了两瓶水,递给了诗念,拧开瓶盖。

    “易心是从什么时候开始吃那个药的?”

    诗念转身倚在了自动贩卖机上,刚刚的酒后劲有点大,看了眼刘萌。

    “我知道的时候是三年前。无意间发现的。”

    “三年前?”

    “恩具体不知道她是什么时候开始吃的。”

    “身体状况怎么样?”

    “不是很好。开始有控制不让她吃,但是。。你知道。。那种药。。。”诗念没有说下去。

    刘萌晃了晃手里的水。没在说什么。自己知道现在说什么都晚了。

    夏易兰摇摇晃晃的从lesa出来,看到诗念和刘萌在马路对面,要走过来,诗念转身把水瓶扔进了垃圾桶“快回去吧,出来这么久,某人会误会。”然后转头宠溺的看了眼走路都走不直的夏易兰。走了过去,扶住了她,一会不在就喝成了这个样子。

    “怎么喝那嚒多?”

    “你出来干嘛了?”

    “废话那么多。”

    说着拉着夏易兰走进了lesa,刘萌看着离开的两个人,叹了口气。转身扔了手中的空瓶,也进入了lesa,刚走到包间门口拉开门,却有个人撞进了自己怀里,低头一看竟然是雷金,也喝的差不多了,下意识抱住了雷金。雷金吵着要去厕所。刘萌半抱着半扶着带着雷金进了卫生间。完事之后,扶着她又回了包间。看着包间内醉的不成样子的几个人,张愉没有喝酒,一会还要开车,于烨轩也没喝醉,柔然喝了一半被一个电话叫走了,大概是女朋友打来的。急匆匆的。还剩四个清醒的人。张愉和诗念走了过来。对着刘萌说“好了,今天就到这吧。”

    然后扶着这几个醉鬼走到lesa门口,于烨轩叫了车带着落冷译回家了,诗念搂着夏易兰看着张愉“张愉姐,我把兰兰送到她家,今晚不回去。”然后把夏易兰塞进出租车也离开了。刘萌扶着雷金转头看着张愉,张愉低头看了下快睡着的tuzki表示自己爱莫能助,跟门口的接应生说“我今天就先回去。”服务生恭敬的点了点头,张愉把tuzki放在副驾驶,打开车窗看这刘萌,“你看是把她送回易心家,还是带回你住的地方。”刘萌还没反应过来张愉已经开着车离开了。刘萌低头看了下醉的跟泥一样的雷金。夏易心家今晚是回不去了,木云笙这会应该在易心家,这才想起来。。今晚自己住哪?算了,掏出手机在附近找了家酒店,叫了车,奔向了酒店。

    木云笙牵着木泽的手,站在门口按响了门铃,没一会开门的是个女人,看到木云笙问道“您是?”

    木云笙礼貌性的点了点头“我找。。夏易心。”

    “哦!好的,您请进。小姐在卧室。”

    刚进去,木韵跑了出来,看见木云笙又看到了木泽。

    “木泽你咋来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