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卷阅读11

Ctrl+D 收藏本站

关灯 直达底部

    夏易心听到这句话,愣住了。自己想要什么?自己这么做到底是为了什么?带你怀孕之时!我来嫁你可好?抬眼是一抹无奈的深邃!自己是来要债的。。可是看到木云笙的那一瞬间,自己建造了六年的围墙,却在这一刻崩塌!墙上始终滴答滴答的走个不停,仿佛在嘲笑自己的感情。

    夜晚总是让人沉醉。夏易心翻身压住木云笙,把头发撩到而后,低下眼嘴角微微上翘,“要你!”

    身体就像是一辆多年未开的摩托车,此时此刻正在一点一滴的加满它想要的。那个隐秘之地,从未向任何人展露。夏易心似乎要把所有的怨恨,寂寞都放进木云笙的身体,窗外春风起,一场荒唐。。。人醉方知酒浓。。。

    木云笙醒来时夏易心已经走了,桌上留着□□。穿上衣服,感受身体的不适,原来第一次如此刻骨铭心。不记得昨晚两人做了多少次。直到身体里的最后一丝力气被榨干,才沉沉睡去。看着□□,木云笙沉痛的闭上了眼,眼里的苦涩吞噬着要涌出来的液体。一刻都不想再待下去,拿起□□离开了酒店。

    没有回家而是去了gd。刚进去,却看见夏易心坐在大厅。对,现在夏易心也是gd的半个董事。原来财务部的老人都换了,认识夏易心的只有柔然,曹经理,还有于烨轩了。几人看着夏易心,怎么都没想到是夏易心收购了gd。

    刘萌订了昨晚的飞机,一夜飞到了j省,给木云笙打电话却是关机没办法,只好自己叫了车,来到gd,自己有种不好的预感,刚下了车,却看到木云笙站在gd的大厅门口,走上前拍了下木云笙。

    “云笙。。。”

    顺着木云笙的目光看到的却是失踪了六年的夏易心,刘萌当场就愣住了,一步一步的走到夏易心跟前,看到刘萌走了过来从沙发上站了起来。刘萌。。。这个照顾了自己差不多一年的朋友,内心升起的是愧疚。一群人看着刘萌,抬手放下,是一道响彻大厅的耳光。然后紧接着身体被抱紧。

    “这么多年你到底在哪?”

    反手拥住刘萌。哽咽着“对不起。”

    松开看着尴尬的不知道怎么处理的众人。气氛诡异的厉害。这不是个相聚的好时机,看着木云笙站在门口,而gd的几个主要经理都在,刘萌转头看了下木云笙。木云笙走进了电梯。

    “吴秘书,开会。”

    一行人跟着走进了电梯,而夏易心却拉住了吴秘书,给了她一个文件然后拉着刘萌出了gd,走进会议室木云笙才发现夏易心没有跟过来。疑惑的看着吴秘书。

    “啊!总裁,夏小姐已经走了,这。。这是她给您的文件。”

    接过文件拆开一看,是一份股权转让书,夏易心收购的40%的股份,全部转到了木云笙的名下,转头茫然的众人。

    “总裁,昨晚开始,gd的股市注入了大量资金,今天早上已经恢复正常了,资金滞留情况也解除了。”说话的是于烨轩。

    一夜之间,所有事情都解决了,好像一切都是为了木云笙做的准备,收购了其他老古董的股份,几乎是为了木云笙铺平所有的道路。木云笙坐在办公室里。她迷茫了。不知道夏易心到底是什么意思。握着□□。就杵在那里。刘萌推门进来看着木云笙。头一次看到木云笙有这种表情。

    “云笙。那个。。你要不要易心的地址?”说着拿出了一张纸,放在了桌上。走了出去。她们自己的事让她们自己愁去吧。晚上还约了张愉去她酒吧喝酒。自从三年前木云笙带自己来过一次,就和张愉相见恨晚一样成了好友。夏易心就像导火线一样,点燃着所有人的友情。

    lesa酒吧内。二楼包间坐着几人,张愉端着两瓶红酒进了包间,从左至右坐着的是,tuzki,刘萌,雷金,诗念,夏易兰,于柔然,于烨轩,落冷译。张愉放下酒。坐在了tuzki旁边,一群人都没说话,只是给自己杯子里续了酒。夏易兰看到气氛如此尴尬,只好来热场。

    “你们说。。。木云笙现在回不回去我老姐那。”气氛又尴尬了一层。

    诗念拍了下她的脑袋。“不是说今天不提她俩的事吗?”

    张愉举着手中的酒杯“对对对!那俩人的事就让那俩个人自己处理,来来来,介绍一下,这个是刘萌。”指着刘萌对着大家。

    开了口尴尬得以缓解,几人也就闹开了。落冷译站了起来去了洗手间,点了只烟,倚在了墙上。于烨轩也跟着走了进来,站在洗手池边,洗了洗手,然后拿了张抽纸,擦着修长的手指。

    “你公司的事也解决了?”抬头从镜子里看着倚在墙上的落冷译。

    深吸了一口烟头也没抬的回了句嗯。于烨轩没有回答,空气中飘荡着诡异的安静,落冷译掐灭烟在抬头却被于烨轩掐着后脑勺强吻住,落冷译一把推开于烨轩“妈的。你要干嘛?”

    于烨轩整理了下衬衫。“谁让你那么高冷?在床上的时候你可不是这样的。”说着俯身伸手抵住墙,身体贴在落冷译两腿间,落冷译别过头。轻推了下于烨轩。“你。。。真是。。”后面的话都被于烨轩吃到肚子里去啦!!!!咳咳!!生的七尺儿郎,内心却妩媚风流俏模样。

    转头来说木云笙牵着木泽,手里拿着夏易心家的地址,站在夏易心家门口。木泽扬起小脑袋看着木云笙。

    “进去吗?”

    “嗯!走吧!”

    作者有话要说:

    心好累。。没睡醒的脑袋没有太多灵感!!!啊!!!

    第21章 不管三乘七的第二十一章

    当日,夏易心带着刘萌离开了gd,在附近找了家咖啡厅,两人坐了下来,点了两杯咖啡,刘萌端起桌前的卡布奇诺(我只知道这一个咖啡的名字!)加了一块糖,用勺子调匀,喝了一口,看着对面眼神看着窗外的夏易心。放下杯子。

    “易心这么多年你都在哪?那天究竟发生了什么?”

    夏易心转过头手放在杯子上,磨着杯子的边缘幽幽的开了口。

    “当年,我抱着木韵从yiyuan侧门出去后。。这样,那样。。哔哩哔哩。。吧啦吧啦!”(太懒了不想打那么多。)刘萌听着夏易心讲出了当年被雷金救走,并一夜之间带去了日本,也就明白了,为什么好好的一个人,会突然之间就消失了。

    “怪不得,六年来在美国找不到你。”

    夏易心笑了,端起杯子放到嘴边却又放下了,咖啡已经凉了。

    “你不知道,你刚失踪那会,云笙发了疯一样找你。”

    抬眼舔了下嘴角“找我?是找木韵吧!她会那么好心?”眼神里的温度黯淡了下去。

    “说什么傻话呢?云笙很在乎你。”

    听到这句话,夏易心没有回应,转头又看向了窗外,似乎刘萌说的这句话的主人公和自己无关一样。

    “当年,你手术的时候我问她,真到关键时刻是救大人还是孩子,她很坚定的告诉我,孩子有一个了,无论如何都要救你。所以,她真的很在乎你。”

    夏易心听完,扭过来脸仿佛没听见似得震惊的看着刘萌“你刚刚说什么?”

    “啊?她很在乎你啊!”

    “不是这句,上一句,你问她救大人还是孩子她说的什么。”

    刘萌看着突然激动的站起双手支在桌子上俯身看着自己的夏易心。

    “那个。。她当时告诉我,孩子有一个了,无论如何都要救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