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卷阅读10

Ctrl+D 收藏本站

关灯 直达底部

    听到木泽的声音木云笙回神“小泽你怎么来了?”

    “吴秘书说让我接你回家。”

    “啊!好,那我们回家吧!”站起来拿起外套走到木泽身边。

    “啧啧,一个女人而已。你当初怎么搞定的,现在就怎么搞回来就是了。”

    看着木泽一本正经胡说八道伸手摸了摸了木泽的脑袋。“要是那么简单就好了。”

    另一方面,雷金回到tnc告诉了夏易心已经安排好了,就回夏易心家休息了,夏易心坐在沙发上,紧闭的双眼流下两行清泪,从身上拿出了一张□□,明天。。。是时候算总账了。

    青春本来就是马不停蹄的相遇和错过,霓虹灯在闪烁,仿佛在讽刺着这个寂寞夜晚。外面沧海桑田,内心却尘封一个难以启齿的故事,最后又有谁可以启封?

    夏易心整理了一下乱掉的心情,然后收好□□,开着车回了家。雷金已经呼呼大睡了。木韵坐在客厅看着电视。看到玄关的门看了,一路小跑了过去。“妈!你咋回来这晚?是不是去做不正规的按摩了。”

    夏易心换了拖鞋然后打了木韵的小脑袋“什么不正规的按摩,谁告诉你的?”

    “诶?兰兰小姨今晚就带诗念小姨去按摩了。”揉着小脑袋委屈的接着说“我也要去,金金姨说我不能去,是不正规的按摩。”

    夏易兰一脸黑线。。。

    “妈啥是不正规的按摩?”

    “额。。。就是。。你晚上吃饭了没?”稍稍转移了话题。

    “啊!吃了,我喝了一大杯牛奶奶呢。”

    “洗澡了没?”

    “洗了还打了可香的香皂皂。”(卖萌可耻。。。)

    “恩,那妈妈去洗澡,今晚和妈妈睡好不好?”

    “哇!好好好!我去床上等你啊!”

    夏易心看着屁颠屁颠跑进卧室的木韵。这孩子。。该不是早熟了吧!?夏易心洗完澡出来,却看到木韵已经趴在床上睡着了,进了被窝搂着木韵,整理了心绪也睡了。

    时间那么快,咻家伙就到了第二天晚上,(阿嘞。。。上章是不是没说几点?我去。。你们就当我说了是7点吧!!!)木云笙快7点的时候开着车来到了ml,偌大的酒店竟然没有吃饭的人,看来是被包场了。weite(服务生英文是啥?)。。。嘛算了,看到木云笙进来一个服务生走上前,“木小姐是吧。请跟我来。”

    木云笙想问什么,可是却没张的开口。来到二楼的一个包间。服务生做了一个请的姿势就离开了。木云笙站在门口。手抬起放在门上却没有勇气推开。时间一分一秒的过去,木云笙握紧左手的拳头,闭着眼使劲推开了包间的大门,门开了。。。

    夏易心一身黑色长裙,站在包间内的落地窗前,听到推门,优雅的转身,两人的心唉呀妈呀同时咯噔的疼了一下。夏易心看着6年基本没怎么变的木云笙,木云笙则是呆呆的站在门口。一时不知做什么。一切来的太快自己还没做好准备见到这个找了六年未果的人。看着突然出现在眼前的人,不知该喜还是悲。还没给自己时间接受,她已经站在了你眼前。夏易心看着没有动的木云笙,摇晃着手中的红酒杯。笑的大方得体,眼神中却闪烁着木云笙从未见过的温热。那一刻仿佛眼前的这个人是生意上多年的伙伴一样。却是如此陌生。(这句话是和室友俞宝宝以前探讨出来的。咩!)“总经理,啊!不对!木总裁别来无恙啊!”伸出一只手示意木云笙坐。木云笙不知道自己是怎么坐下去的,只感觉自己脑子一片空白,回神时看到的是夏易心弯腰俯身看着自己,仿佛可以感触到彼此呼吸的距离。夏易心看着木云笙复杂的表情,妩(wu!小朋友们这个字念wu姐姐打了半天fu没找到。才知道念wu)媚。。咳咳重来。妩媚的一笑,迅速离开了木云笙的身体,走到饭桌的对面坐了下来。“木总裁,你可知道这次让你来的目的。”

    木云笙不着痕迹的拿起桌上的抹布(额。。就是吃饭时会放在桌上的擦手的布!)擦了擦手心因紧张还是因为其他心情而出的汗。皱了皱眉,也没废话,直奔了主题。

    “你想怎么样?拿到gd?”

    “呵呵!我对gd不感兴趣。你应该知道,我现在的身价可以买多少个gd。”起身走到木云笙旁边坐了下来,拿起筷子夹了块红烧牛肉放在了木云笙的碗里。

    “那你想怎么样?”这句话声音有点大。

    “阿拉啦!木总别生气。”咬了咬嘴唇,想了半天夹了块宫保鸡丁放在木云笙碗里。“木总怎么说现在gd可是掌握在我手里。”

    “你这是在猥亵。。(对不起输入法的问题)威胁我?”

    “我怎么可能威胁你?”夹了块糖醋里脊放在了木云笙碗里。

    “那你到底想干嘛?你以为这样gd就会垮?”起身站了起来。拍着桌子俯身看着夏易心。

    “呵,木总经理的想法我可是知道的,你不过是想从落冷译那里寻求支援罢了。不过。。你不妨现在打个电话。你看他有没有闲情逸致帮你。”优雅的撩了下长发,伸手夹了块东坡肉放在木云笙碗里,然后笑着看着她。

    木云笙从兜里掏出手机转身看了眼夏易心,她不是在跟自己说着玩,看来落冷译那边也出事了。夏易心托着腮,夹了快鱼香肉丝放在木云笙碗里,示意她你随意。木云笙打通了落冷译的电话,却是他的秘书接的,告诉木云笙落冷译在开会,本来和一家房产公司签了合同,却出了纰漏,现在对方要求补偿。两方人正在协商。而且对方派来的律师就是夏易兰。木云笙挂断电话。转身眼神复杂的看着已经在自己打电话时把自己眼前的碗夹满菜的夏易心。夏易心看到木云笙挂了电话,优雅的放下筷子,木云笙没有开口只是一直看着自己。拿起毛巾擦了擦手。然后丢在桌上,走到木云笙身前,伸手拉住木云笙的衬衫,解开了第一个纽扣。抚摸这木云笙的脖子“嗯哼。看来木总是没心情吃饭了。那跟我来吧。”木云笙低头看着身前的夏易心,那是她不熟悉的味道。(废话,洗头膏不一样了好吧!)

    无奈只好跟着夏易心走出了包间,来到了酒店顶楼的总统大套房,木云笙跟了进去,却不知所措的站在那里。。。(这是要干嘛?是!啊哈哈哈)

    夏易心坐在床上支着身体,从包里拿出了一张□□,扔在了床上。木云笙看着卡,一眼就认出了那是当年自己给她的那张卡。

    “这卡里除了你当年给的500万,我又往里打了1000万。这些钱完全够你救活gd,而且,我也会马上叫tnc的人继续和落家合作。你不吃亏,当年你可是拿着整个蓝天所有孩子的命做的资本。”

    木云笙看了眼夏易心,然后走到沙发上坐了下来,点了只烟,犀利的看着夏易心“条件呢?”

    夏易心慢慢的脱了长裙,只留了内衣,斜卧在床上,眯着眼开口道“来上我!”

    木云笙掐灭了烟,没有动。夏易心起身走到木云笙身前,拉着她的手放在了自己的大白兔上,几乎是吼出来的一样“怎么不敢?还是不想?六年前你不是做的很好吗?”

    作者有话要说:

    我今天吃了个李子!!!李子好好次!其实夏易心也紧张,不然不会一直夹菜!这是细节!!1大家要注意细节!!!

    第20章 困得不行的第二十章

    夏易心的低吼让木云笙心抽搐了一下,站起来看着夏易心,伸手拥进了怀里,把脑袋放在了夏易心的脖子上。。。沉默半响。。。

    “对不起。”

    夏易心听到这句话推开了木云笙转身,眼角闪烁“呵。。。木总真有意思。。。”

    木云笙伸手想拉住夏易心,秀发撩过指尖,留下的是不一样的温热。夏易心转身回到了床上,手支起斜卧在床,“木总,何时变的如此拘谨,要不?换一下?我来?”

    柔和的灯光让人感觉到气氛的迷离,如果。。。不是在这种情况下,木云笙站起了走到床边,秀发遮住了双眼,看不出低着头下是什么表情。夏易心看着走到床边的木云笙还没反应过来就被木云笙一把推到,双手被木云笙的左手按在了头上,右手扶上了夏易心的腰间,感觉到夏易心的身体明显的颤抖了一下。右手从腰上转移轻抚着夏易心的脸,“何苦?”夏易心没有听清刚想问说什么声音却被吞进了另一张嘴里。

    “唔。。”

    这个吻从开始的霸道变的温柔,夏易心感觉到身体里的氧气一点一点的被抽离,抓住木云笙衬衫的手也变的无力,木云笙指尖触碰过的地方才清凉开始变得火热.木云笙睁眼看着眼下紧闭双眼,却因接吻不会换气憋的小脸通红的夏易心,左手抬起揉了揉夏易心的脑袋,趴在了夏易心的胸前,“你想要什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