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卷阅读9

Ctrl+D 收藏本站

关灯 直达底部

    “找到。。木韵。。什么意思?”

    “我们学校转来一个小孩,跟我长得很像,叫木韵,而且姓夏!”说完看着呆掉的木云笙,转身去了自己的房间。木云笙看着木泽回了房间。坐在沙发上,瘫软了下来。如果。。。这是真的。如果。。。夏易心你回来了。。。如果。。。捂着又有些疼的脑袋。掏出手机给刘萌发了个短信——夏易心可能回国了。刘萌收到短信的时候也是沉默了良久。然后定了第二天的机票准备来回中国,看看到底怎么回事。可是yiyuan却打了电话给自己,某地发生了恐怖袭击,yiyuan 接到了很多伤者,自己只能退了机票去了yiyuan。木云笙不知道自己是怎么洗的澡,徐姐给做的宵夜也没动一点,躺在床上,一夜未眠,早上和吴秘书打了电话说自己会晚点去公司,带着木泽来到学校,没有下车,一直等到夏易兰开着车送木韵到了学校门口,夏易兰下了车,木韵背着小鲤鱼乡123也下了车,夏易兰看到木韵的衣服有点褶皱,蹲下来给木韵整理整理衣服,木泽看到木韵转头对木云笙指着木韵“那个就是木韵。”木云笙坐在车里看着木韵。木韵和木泽长得简直一模一样,看了一眼木云笙就觉得木泽没有认错人。下车,拉着木泽走到夏易兰身边。夏易兰感觉到自己身边多了两个人,看到木云笙牵着木泽,自然是知道了。内心感叹了句坏了,脸上却没表现出来,该来的总会来的。

    木云笙看着夏易兰,看出不是夏易心,愣了一下,张口道“你是?”

    夏易兰看着木云笙,还没来得及张嘴。。木韵伸手拉住夏易兰“小姨,这是你朋友吗?长得好正点。”木云笙看着木韵,蹲下伸手准备摸木韵的头,夏易兰把木韵拉住朝身后拽了拽。回避了木云笙的手,也保持了两个人的距离。“木总,别来无恙。”

    木云笙没有想到夏易兰认识自己,然后拉着木泽朝教室走去,转头对夏易兰说了句“一会出来聊吧!”夏易兰看着越走越远的木云笙啧啧真是霸道,看着还因为木云笙那张美的冒泡的脸而发花痴的木韵,牵着她手,跟着朝教室走去,安顿好俩孩子,木云笙站在校门口等着夏易兰,夏易兰出来后,木云笙打开了自己的车门,示意夏易兰坐进去,夏易兰看了下看来是躲不过了,然后坐了进去。

    木云笙坐在车里,伸手点了只烟,声音有些沙哑“夏易心是你什么人?”

    夏易兰没有看木云笙。也没有回答她的问题。木云笙有些焦躁。“木韵是你什么人?”看着有些不淡定的木云笙夏易兰冷笑了一下,“木总这是你应该关心的问题吗?”

    木云笙掐灭了手中烟。看着夏易兰“夏易心当年生完木韵木泽带着木韵跑了。按法律来讲,木韵是属于木家的。”

    夏易兰有些厌恶的看着木云笙“呵呵,木总想跟我**律?当年的合同里,表明了夏易心代你生一个孩子。孩子你也带走了,现在又来要木韵的抚养权?”

    “木韵怎么说都是我的孩子。无论怎样血缘也是事实。”

    “对,您说的对,不过合同里也说了一个孩子给500万,想要木韵。。。”夏易兰看着木云笙没有把话说下去。木云笙转头看着夏易兰“呵,果然,你们家的人都一样爱钱。”

    夏易兰伸手拉开了车门“爱钱?自然得在你拿得出这个钱的情况下。”然后从兜里掏出了自己的名片扔在了副驾驶上。关门前扶着车门看着木云笙“木总我会找你的。”然后头也没回的上了自己的车,回到了公司,来到夏易心的办公室跟她说了今天的事。夏易心没说什么,只是给雷金打了电话,雷金告诉她自己已经收购了gd公司所有的股票,马上就调低价格变卖。(别问我咋就给整破产了。。。我这没有科学可言,因为所以科学道理就破产了。。。)

    木云笙拿起副驾驶上的名片——夏易兰tnc的法人律师。握紧方向盘开车回到公司,刚下车吴秘书就跑了过来,“木总,我们公司的股票近来一个星期内,全被日本一家公司高价收购。”木云笙看着有些慌张的吴秘书,然后走进公司,对吴秘书说“开股东大会。”gd公司自己手里握着60%的股份,其余40在其他几个父亲当年的朋友手里,现在最主要的就安抚这几个人,无论如何不能让他们把股权转让,一夜之间,gd的股市暴跌,木云笙晚上没有回别墅,看着电脑里的资料,感觉到了前所未有的危机,没想到有人敢搞gd,吴秘书慌张的推门进来拿着资料递给了木云笙“总裁,股市上的所有股票都被这家叫tnc的法人收购。”木云笙看着资料,tnc法人资料那块还是空白,自己想过。。。也许这个人就是夏易心,可是不愿意相信,夏易心怎么可能在短短6年。。。不不是夏易心,自己宁愿相信是有人搞自己。拉开抽屉拿出夏易兰的名片,扫了一眼,然后掏出手机,给夏易兰打了电话,夏易兰正在夏易心家吃饭,手机放在了客厅,木韵吃完饭坐在客厅玩,看到夏易兰手机响了,然后坐在客厅摇着小腿喊着“兰兰小姨,你某百疯响了。。”夏易兰听到木韵的叫喊,然后对着木韵说“你替小姨接吧。”夏易兰自然是知道这个点谁给自己打。木云笙等了一会还是没人接正准备挂木韵拿起手机“喂?你找谁啊?”木云笙听到是个孩子的声音楞了一下,想到了可能是木韵“你是。木韵?”

    “啊!我认得你的声音,你是白天那个美女。”

    “。。。”

    “哦哦。我是木韵,你找我吗?”

    “我找夏易兰。”

    “我就说嘛,你找我应该给我打电话啊,给兰兰小姨打电话干嘛。”

    “那个。。我。。”

    “哦!兰兰小姨再跟妈妈吃饭。”

    “你妈妈。。是。。”

    “切,你这个女的怎么这么花心,调戏一个还不够,还想找我妈妈。。。”

    “那个。。我。。”

    “看在你长得还挺好看的份上,本仙女就原谅你了。”

    “额。。。”木云笙头一次感觉到自己开始怀疑人生。久经商场还没被谁说的自己说不出话来。还想说什么木韵又开口把自己怼了回来。

    “那个美女,我要去洗澡了。你明天再打把。小仙女很忙,不说了,么一下,晚安,不要想我!”说完木韵就把电话挂了。

    木云笙听到电话里挂断电话的声音。放下手机。又拿起手机赶紧给家里座机打了电话。

    徐姐接了电话“小姐。您有什么事?”

    “徐姐木泽睡了吗?”

    “还没有呢,刚洗好澡。”

    “那你叫他来接电话。”

    过了一会听见小跑的声音。

    “妈。干嘛?”

    “没。。没事。。想你了听听你声音。”

    “额。。感觉好恶心。”

    听到木泽的声音感觉好多了,说了没几句木泽就把电话挂了。木云笙摇了摇头,自己不能想太多,眼下gd的事才是重点。一夜未眠。可是。。一夜之间gd公司其他股东却把股权转让给了一个叫雷金的人。木云笙咬了咬牙。看着其他股东,这群老东西,最终还是把股权买了,吴秘书推开了门,看着里面坐着的几个股东。然后又看了眼木云笙走到木云笙跟前附耳“总裁,大厅有个叫雷金的说要找您。”木云笙看了下下面的其他股东“既然几位叔叔现在已经不是gd的股东,麻烦你们出去!”

    a股东“哼,什么态度,买了股权果然是正确的。”

    b股东“果然,雷家大小姐出价那么高,怎么可能不卖?”

    c股东“算了走吧。人家看不起人家。”

    本身这几个股东平时就什么都不做,gd全靠木家。木云笙把所有的资金都投入到了股市,不能让外人知道gd的资金链现在处于停滞状态。让吴秘书带着雷金进会客厅然后自己也去了会客厅,先入眼的却是夏易兰。身后是一个这个170以上的女人,剪得干净利落的短发。懒散的倚在沙发上。难道她就是tnc的董事长?木云笙让吴秘书倒了两杯水放在夏易兰和雷金跟前。

    雷金坐在沙发上打量着木云笙,木云笙同样打量着雷金,雷金感叹了下这个女人好气魄,自己公司现在处于最危急的时候,却什么都没表现出来,还如此淡定。果然是个人物。抬手拿起桌上的水。木云笙也没废话直奔了主题。“雷小姐,收购了我公司的股票和股权,是什么意思?”

    抬眼犀利的看着木云笙,其实自己挺困的,昨晚连夜坐飞机来中国,休息都没休息,易心就让自己去找了gd的其他股东高价收了他们的股权。价格易心开的。说实话价格真的太高了。也能看出来易心的势在必得。揉了揉太阳穴。笑着说“木总可别误会,这收购你们公司的人可不是我。”夏易兰拿了份资料递给了木云笙,“木总,我们董事长明晚在ml大酒店设了宴,赏脸你就过去。”

    雷金站了起来,看了眼木云笙,然后带着兰兰一起走了出去。木云笙打开手中的资料,是tnc收购gd的全部资料,也包括tnc董事长的资料,看到夏易心三个字的时候,木云笙呆住了,自己猜的是对的,可是是谁都可以。。为什么。。。真的是她!

    作者有话要说:

    咳咳我才不告诉你们ml大酒店是make love 的缩写。啊哈哈哈哈!!!!

    第19章 不得了的第十九章

    木云笙坐在gd的总裁办公司良久,夜幕降临,一个姿势保持了几个小时了,期间吴秘书进来过,但是看了看木云笙只好无奈的出去了。木泽被司机从学校接回家后,吴秘书让司机带着木泽一起来把木云笙接回家。木泽迈着优雅的小步子走进了木云笙的办公室。然后抱着胳膊站在木云笙面前看着一直发呆的木云笙。

    “妈!你咋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