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卷阅读7

Ctrl+D 收藏本站

关灯 直达底部

    ten分中后

    (我回来了)

    日本大阪机场内

    一个女人抱着一个孩子,身后跟了四个人,雷金看着眼前的夏易心,六年前自己救了她后,家族里却出了点事,只能带着诗念坐着直升机飞回了日本,这女人自从醒了好久都没说话,没人知道她当时为什么会昏倒在min九点门口,最终查清了身份,五年她像变了一个人,自己投资了一个房产公司,不知道是什么动力致使了她把公司越做越大,这个女人跟自己比起来狠多了,做事一点不留情分,有时雷金都害怕她会把自己也吞了。雷金的父亲调查过夏易心后便收留了夏易心,并认作了养女,主要是对木韵喜欢的不得了,这么多年,夏易心工作忙没有时间照顾木韵,雷老爷子可是很乐意带木韵,夏易心抱着木韵接过雷金身后保镖的行李。看着雷金。

    “你真的要回去?”

    “恩。这边公司就交给你了。”

    “好吧,过段时间我去中国找你。”

    “恩。”夏易心点了点头,然后从包里拿出了一个策划书递给了雷金,“这个策划案我走了以后你按上面写的开始收购这家叫gd公司的股票!一月,我要拿到它60%的股权。”雷金接过夏易心递给自己的文件,以她现在的本事收购一家公司完全不在话下,之前有听夏易心提过这个公司,自己家族是做电子产业的,也不是很明白房地产这个行业,但是按照她策划书上做应该就可以了。夏易心看着雷金“金子,这几年谢谢你!一直以来都很麻烦你。”

    雷金看着难的露出笑脸的夏易心,伸出手锤了一下夏易心“说什么呢?我可是你姐!”

    “还有中国的分公司已经准备好接应你了。你和诗念过去就行了。”转头看着不理自己的诗念。

    “你俩无视我这么久了。终于想起我了么?”诗念生气的拉着行李走到夏易心身边,瞪了眼雷金。

    夏易心看着俩人笑了。怀里的木韵看雷金锤了妈妈一下,撅着小嘴“金金大姨又欺负妈妈!我去告诉雷老爷。让他收拾你。”

    三个人相视笑了。还好木韵没有随夏易心的性格。登机的时间到了,两人把行李寄存后跟雷金相拥道别后检票上了飞机。

    上飞机前联系了夏易兰,告诉她今天她会回国。这六年除了联系夏易兰夏易心没有联系任何人,张愉知道夏易心人在哪却没有任何联系方式,而且夏易兰千叮咛万嘱咐的不能透露给木云笙,夏易心失踪了一年突然联系到了兰兰,俩人才知道全部的真相。夏易兰可是对木云笙厌恶到了骨子里,张愉到是没说什么。偶尔木云笙会来自己lesa,会问问夏易心的事情,张愉只能装傻反问不是在学习么。还抱怨夏易心从来不联系自己。后来木云笙也不怎么来了,张愉以为她放弃了而已。也没过问。

    j省hq机场内,夏易兰和张愉在等候区,坐着,夏易兰已经工作了,在省内的知名律师事务所,前段时间接了tnc公司的合同,也就是夏易心在国内的分部的专属律师。伸手看了眼手表,也该到了。

    正想着怎么还没来听到了播音播报了夏易心的那班飞机降落了,两人站起来,大概等了五分钟,夏易心和抱着木韵的诗念走出了出口,夏易兰立马看到了夏易心,跑上前,有些呆呆的看着夏易心,夏易心伸出手“兰兰我回来了。”夏易兰眼睛吐水了,扑了上去“姐!欢迎回家。”

    张愉走了过来,夏易心看着张愉“张愉姐!我回来了。”

    张愉点了点头声音有些哽咽“回来就好!”

    夏易心抬眼看着六年没回的j省——木云笙我回来了

    作者有话要说:

    额。。。这章是不是跨越度太大????切。六年时间不重要。重要的是夏易心活着回来了。

    第16章 姨妈疼还下床更新的第十六章

    张愉看着后面的诗念和孩子。

    “这位是?”指着诗念问夏易心,夏易兰松开了夏易心,擦了擦眼角的泪,然后看着诗念,诗念抱着木韵,也看向了夏易兰,夏易心从诗念怀里接过已经睡着了的木韵,看着诗念,看来是要诗念自己自我介绍了。

    伸出手“诗念,易心姐的私人医生。”

    张愉正准备伸手和诗念握手,去被另一只手抢先了,“你哈,不是。。啊你好,那个我,嘿我是夏易兰。”张愉看着有些热情过头的夏易兰,拍了下她的脑袋,“我擦咧,你别吓到人家。”夏易兰尴尬的松开手揉了揉刚刚被打的地方,诗念看着有点傻乎乎的夏易兰捂着嘴笑了起来。

    “你好我是张愉。”

    “你好!”

    张愉转身看着夏易兰怀里抱着的孩子。因为早就知道所有的事情了之后,眼神有些暗淡,也没在问什么。夏易兰拉过夏易心“姐!走吧,公司派来了人接你。不过今晚你要去我哪里住。”自己工作也有几年了,所以在市区买了个房子,生活自然是要越过越好,一行人来到飞机场大厅,公司来的副总江淮看到董事长夏易心出来后打开了车门,“董事长,请!”

    夏易心没有上车,而是先把木韵递给了诗念,然后转身对着江淮说“今天我就不会公司了,你先回去把!”江淮看着夏易心和她身后的一行人自然是明白的,然后开着车自己回去了。而夏易心则坐上了张愉开来的车,几人开着车来到了夏易兰的住处,小区环境不错。

    “姐,这个小区还是gd公司开发的!”张愉拽了一下夏易兰。夏易兰回应了个安心的表情,虽然两人知道夏易心回来是算账的,可是有些人即使很多年未见,提及名字时依然会心痛,夏易心没有说什么,抱着木韵看着夏易兰“客房在哪?”夏易兰领着夏易心朝客房走去,诗念和张愉坐在了沙发上。

    “gd就是那个木云笙的公司吧?”

    “恩!”张愉看着诗念有些吃惊,她怎么知道。

    诗念看着张愉的表情开口道。六年前雷金去美国玩,难得老爷子给她放了几天假,她带着诗念一起去美国玩,记得那天自己正在某酒吧调戏妹子,雷金的司机给自己打了个电话,很着急,自己赶紧坐车回了九点,看到床上的女人,自己带来的都是应急装备,告诉雷金还是送医院比较好,谁知道,雷老爷子遭人暗算,进了医院,雷金没办法,当晚带着诗念还有夏易心坐着私人飞机飞回了日本,夏易心昏迷的时候喊得最多的就是木云笙的名字,虽然不多,但是诗念还是记住了。讲到这里看着没有说话的张愉“你认识她么?”张愉起身到冰箱里拿了两瓶水,递给诗念,然后坐回了原来的位置拧开盖低头看着瓶口——原来这就是木云笙为什么一直都没找夏易心,怎么都没有想到,夏易心当年一天之间就从美国转到了日本,不知道当年她们俩人之间到底有什么误会,但是至少从自己这个角度来看,木云笙也过的不好受,而夏易心自然是不愿原谅木云笙。

    抬手喝了口瓶里的水“遇到了喜欢的人呢。就像是浩劫余生,漂流过沧海,最终看到了陆地,但是那些年的深爱,最终只能悄悄的说给大风听。”诗念看着突然说了堆与自己问题无关的话,正准备开口问什么夏易心和夏易兰出来了,夏易心笑着看着两个人,“什么事聊的这么开心?”张愉找了起来“饿了么?去吃饭把!”诗念看到张愉转移了话题也跟着站了起来“恩,我都快饿死了。”(作者也饿了,姨妈痛一天没吃饭了。。。都快没力气打字了呢)

    夏易心看着俩人也对木韵也没怎么好好吃饭,转身进入客房,把木韵叫醒然后加了个外套,国内的晚间还是有点冷,木韵揉着没睡醒的眼睛坐在床上“麻麻,阿嘞。。我刚刚还在机机上,现在咋在床上了?这是谁家啊?”

    夏易兰看着刚醒的木韵——我屮艸芔茻这玩意真可爱。

    伸手揉了揉木韵睡的凌乱的头发。“这是你小姨家。”

    木韵看着眼前的陌生女人黑着脸“麻麻。。你是不是又换女人了。”

    诗念和张愉进来看看怎么还不出来,正好听到这句话。这小鬼,都从哪学的这些话。夏易兰无奈的回头看着几人,这孩子平时看的都是日本的动漫自己也没在意但是这一不小心。。。“唉!这是你小姨,夏易兰!”叹了口气只好指着夏易兰介绍。木韵站在床上看着夏易兰“啊!你和妈妈名字一样诶,果然是小姨。小姨好!初次见面请多关照!”夏易兰伸手还想揉揉这颗小脑袋,却被木韵偏头躲开了,夏易心又指着张愉“木韵,这个是大姨。”木韵看着站在门口倚在门上的一米七六的张愉“かっこいい(好酷)妈妈这个大姨好酷的样子。”夏易心伸手抱起了木韵,“不是告诉你不许说日语吗?”木韵挣扎了一下要从夏易心怀里出来。“妈妈我还没自我介绍呢。”看着不安分的木韵只好又放在了床上站起来看着后面的两人,诗念自然是早就知道木韵这个鬼精灵了对着夏易心摊了摊手表示爱莫能助。(这孩子姨可真多!)

    “咳咳!我叫夏木韵!是妈妈的小宝贝,并且人见人爱,花见花开,上的大床(她妈妈的大床),下的小床(她自己的小床),能文能武,身怀绝技的小仙女!”看着她一本正经的自我介绍一群人都笑了。诗念看着摸着木韵脑袋的夏易心——也许木韵就是她最后的心灵支撑吧!

    抱着木韵一行人来到夏易兰推荐的一件饭店,几人坐下来点了餐,木韵很乖自己一个人吃了起来,夏易兰不时给小木韵夹着菜,张愉看着木韵抬头问夏易心“木韵6岁了吧!”

    “恩!六岁了。”

    然后看了眼夏易兰,“姐,不用担心,学校和资料已经给木韵找好了,过两天你安顿下来就可以入学了。”

    酒足饭饱好,张愉回了自己的房子,夏易心和诗念跟夏易兰回了她的住处。张愉几年前也买了房子,家里还有个女人正等着自己,今天回去回去的有点晚,不知道什么表情等着自己。自己酒吧运行的听正常,每年能盈利100多万,孤儿院那边,每年木云笙都会捐出来10万,所以孤儿院也越来越安稳,虽然跟木云笙说过不用在捐款,自己可以兼顾过来,可是木云笙想都想就拒绝了,推开门还没反应过来,一个身影铺了上来“老公你回来了。”伸手抱住tuzki。

    “嗯,回来晚了。”

    “怎么样?你那位朋友安顿好了么?”张愉低头吻了下tuzki的额头。“嗯,好了。”

    tuzki有点惊讶,今天张愉怎么了有些反常啊。抬眼看着张愉问道“张愉你今天怎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