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卷阅读5

Ctrl+D 收藏本站

关灯 直达底部

    作者有话要说:

    你们有没有发现姐姐十分喜欢感叹号?!我的小说里是又有百合又有基!,只有作者是苦逼!

    第12章 这个十二章是假的

    夏易心洗漱完来到大厅,看到落冷译和木云笙坐在沙发上,刘萌端着早饭从厨房出来。

    “早!你醒了?昨晚睡的好吗?”刘萌把早点放在餐桌上微笑着问夏易心。

    “恩,早上好!”只回答了第一个问题。转头看了眼沙发上看报纸的木云笙,木云笙把报纸放下,看了眼夏易心然后走到餐桌上坐了下来。落冷译也跟着走了过来。坐在了木云笙右边,夏易心想去厨房帮刘萌的忙,刘萌却把她推了出来。“已经做好了,就差端出来了,你去坐下吧!”夏易心只好来到餐桌前看着四个位置犹豫了一下坐在了木云笙的对面,木云笙抬脸一脸不悦,刘萌把东西全都端出来后拿着餐巾擦着手却没有坐下,只是盯着木云笙笑,木云笙瞪了一眼刘萌站起来坐在夏易心的左侧,拿起了餐具吃了起来,气氛有些尴尬,没办法刘萌只好来暖场,“今天天气挺好的。”迷汁沉默。看到大家都不理自己只好坐了下来吃起了早饭。刘萌和落冷译以人生最快的速度吃完了早饭,然后逃离了这个没有硝烟的战场,直到剩下的两个人放下手中的餐具,刘萌才回来收拾,夏易心起身帮刘萌把盘子收进厨房的洗碗机,然后回房间去收拾东西,其实也没什么可以收拾,自己根部不知道该做些什么,直到木云笙推开房门对着夏易心说该走了。才跟着几人来带地下车库,昨晚天太黑没看清楚,车库里竟然放了4辆车,果然,刘萌也是有钱人家的大小姐,刘萌挑了辆今天看着顺眼的,带着其他三人来到自己的医院。(外国的医院都叫什么名?人民医院?第一人民医院?附属医院?)切!就叫yiyuan,yiyuan是刘萌父亲的朋友开的,但是里面刘萌也有40%的股份,因为不想从商,从商救不了中国人,(你走开学鲁迅)带着一行人来到自己的办公室,叫了两个护士进来。

    “刘教授!”

    “恩,你带这个女士去做个体检,”指着木云笙说道。又对着另外一个男护士让他带着落冷译去体检,安排好木云笙和落冷译,刘萌亲自带着夏易心做了个全身的检查,yiyuan在美国也是很出名的医疗机构,有些检测结果很快就出来,刘萌看着夏易心的身体状况,还不错,就是有点贫血,看来夏易心住在自己家的这段时间,要好好给她补补,贫血对孕妇来说可不是件好事,一切做完后把夏易心带到自己办公室,倒了杯白开水给夏易心,让她休息一会,然后出去安排了落冷译提取精子,夏易心坐在沙发上,有些害怕,自己从来没做过这么多检查,这是为了看自己有没有什么毛病,别带给孩子么?木云笙站在办公室门口看着屋里低着头的夏易心,这一刻她很想走上前抱住她给她安慰,可是手放在门上,却没有推门而入,一个小护士匆忙走了过来,叫木云笙去了手术室,夏易心端着白开水,手上传来温热却暖不了自己的内心,过了半个小时左右,刘萌回来了,带着夏易心去了手术室,木云笙在手术室门口,看到夏易心过来后,拉住了夏易心的手腕,只说了两个字“别怕。”夏易心抬眼看了一下木云笙,紧跟着刘萌进了手术室,大约过了2个钟头,刘萌出来,夏易心被几个小护士推进了vip病房,(别吐槽我手术怎么写的这么简单,我又没见过怎么做。就这样吧。人生就是如此,全tm靠想象!)

    木云笙坐在手术室外没有离开,落冷译不知何时也过来了,看着夏易心被推了出去,两人都站了起来。

    “怎么?”木云笙拽住了要跟过去的刘萌。

    “打了麻药而已,再过半个小时药效过了就醒了,她太害怕一直抖。”

    木云笙没有说话。

    “手术成功了?”落冷译也松了一口气。

    “成功没还要等过两天看她身体有没有其它反应。”

    夏易心醒来时已经下午了,虽然麻药过了就可以醒,但是还是睡了两个小时,木云笙坐在床边拉着夏易心的手,看到夏易心醒了问道“饿吗?”然后按了床边送餐的按钮。

    “我睡了很久?”

    摸了摸夏易心的头,“没有很久。”

    夏易心没在问什么,自己没感觉到身体有什么不一样,但是肚子里却有个小生命在开始孕育,是那么神奇,却又那么悲凉!

    夏易心在刘萌医院住了三天,身体各项指标都很正常,受孕成功了,夏易心出院后,回到刘萌家,落冷译住了两天,看夏易心没什么状况就回国了,晚上吃饭的时候,木云笙表现的及其温柔,看的刘萌是一愣一愣的,吃完饭,三个人坐在沙发上,木云笙坐到夏易心旁边“明天,我回国了你留在这。”

    “为什么?我要留在这?”

    “你也不想孤儿院那边的人看到你怀孕吧!”

    “我。。。”夏易心咬了咬嘴唇。没有继续往下说。刘萌识趣的回了房间。

    “没事,刘萌会照顾好你的。”说完从身上掏出一张□□,拉起夏易心的手,放在了她手上!“卡里有两万,你先用着。”

    夏易心没有推辞,接过卡低着头。木云笙伸手拦过夏易心的头放在自己肩上“我有空就过来。”

    夏易心没有躲避,也许是贪恋着这一刻的温柔,也许是木云笙要走了有点难过,晚上两个人相拥而睡,夏易心开始迷惘,自己是不是爱上木云笙了,心中产生的奇怪的感觉让自己觉得很陌生,虽然没谈过恋爱,却知道这是喜欢。她有点难过,生人可以变成熟人,可是熟人如果变成了生人,会比生人还生分,她开始害怕,害怕自己真的动了情,因为自己知道最后她和木云笙会从良人变路人,没有结果的故事即使前面写的再精彩,也不会让人感觉到幸福!她不愿拿自己的感情做赌注,抬头看着木云笙闭着的双眼,伸出手准备摸了摸这张睡脸,没想到刚伸出手,木云笙睁开了眼睛,看着夏易心,笑了,然后低头吻住了夏易心的额头,抱着夏易心的手紧了紧“晚安!”

    第13章 这是个真的第十三章

    —两个月后—

    转眼两个月过去了,期间木云笙回来看过夏易心几次,并每月都给夏易心打了生活费,刘萌基本白天不怎么在家,所以从老宅叫了个仆人来照顾夏易心的起居,夏易心也没什么事可以做,便开始学习大学毕业前想学的日语,但是身体开始有孕吐的反应,最近吃饭之前就会想吐,疲劳感也越来越浓厚,甚至有时候出去散步做一些简单的活动也会让夏易心感觉十分劳累,情绪也不是很好,刘萌带着夏易心做了检查,没什么大碍,做了一些必要的心理辅导,需要一些必须的营养品外就是注意一些小细节,这段期间要格外小心,一不小心就容易流产,所以叫来的赵阿姨最近更是格外小心的照顾着夏易心,夏易心总会在午后坐在院子里晒太阳,摸着肚子,感觉着肚子中的变化,这天夏易心吃过午饭,其实也没吃多少,基本都吐出来了,躺在院子的椅子上准备晒晒太阳,赵阿姨准备了一些水果,放在夏易心旁边的桌上却看到夏易心睡着了,赶紧到二楼拿了个毯子下来,下楼后却看到木云笙和刘萌在玄关换鞋,木云笙看到赵阿姨手里的毯子,赵阿姨赶紧说“木小姐您来了,夏小姐在院子里呢,吃过饭晒着太阳就睡着了。”木云笙点了点头伸手拿过赵阿姨手里的毯子走进了院子,看着夏易心的睡脸,木云笙眼神变得柔和起来,拿着毛毯给夏易心盖上了,本来睡的就不是很安稳的夏易心却因这及其小心翼翼的动作而睁开了眼睛,揉着有些难受的眼睛看到的确实木云笙。

    “你怎么来了?”

    “恩公司没事,我就来看看你。”说着坐在了夏易心的旁边。夏易心准备坐起来,却被木云笙按住了。“别动,躺着吧!”说完拿着桌上的苹果削了起来,夏易心又躺了回去,午后的阳光照在两个人身上,时间仿佛定格一般,2月的天气依然很冷,可是最近的阳光却是甚好,微风不燥,刘萌看着院子里的两人,相遇相识相知,但却不能相爱。梦想是美好的,现实却是残酷的,牵手就能成婚的故事谁不喜欢?两人的故事太悲,本根没人懂。叫了赵阿姨两人回到了大厅不在打扰这短暂的相聚。

    木云笙当晚就回国了,刘萌告诉木云笙夏易心最近身体开始有怀孕初期的状况,木云笙推了今天的一个合同,连夜坐飞机过来了,还准备了一些夏易心现在根本穿不了的孕妇装。晚上8点左右夏易心就困了,正准备上床睡觉的时候,张愉的电话打了过来。

    “易心。你什么时候回国?”

    “张愉姐!还得几个月吧!我这边的课程还没结束。”

    “好吧!那你注意点!”两人寒暄了几句就把挂了电话。夏易心关了手机,没一会就进入了梦乡。

    张愉挂了电话后,换了身衣服来到了lesa酒吧!这个酒吧是一个多月前自己拿出了家里一打半的资金投资的,遇到一些问题她会请教木云笙,酒吧的房子是租的,签了十年的合同,等酒吧正常运作起来,在盘下这里,木云笙偶尔会来这里给自己捧捧场,半个月前木云笙带了个女的来,还以为是木云笙的什么人,张愉让酒保调了三杯烈焰,送到木云笙他们坐着地方,然后来到木云笙跟前打了招呼。其实就想知道木云笙带着的女人是什么人。木云笙自然是看出了张愉的心思,便跟旁边的女人介绍起了张愉。

    “tuzki,这是张愉,这家酒吧的老板!”

    tuzki看了下张愉友好的伸出了手,“tuzki,服装设计师。”

    张愉听到这个名字觉得很耳熟,却一时之间想不来在哪听过,这就是她们第一次相遇,直到后来看到时尚杂志才想起tuzki就是全国有名的设计师。而tuzki最近一有时间就会来lesa,两人总会聊上几句。这晚tuzki又来到lesa点了杯鸡尾酒,坐在吧台看着吧台里的张愉,张愉偶尔会给客人调几杯酒,其余时间就坐在余光可以看到tuzki的地方,做着企划案什么的,tuzki听着酒吧劲爆的音乐结束了换了柔和的音乐,知道张愉总是这时候出来跟自己聊聊,转过椅子放下酒杯,没想到身边却不知何时坐了男人。

    “小姐。一个人?要不要和我喝一杯?”

    tuzki没有理这个男的,男的想伸手拉住tuzki,tuzki想站起来,离这个男的远一点,还没反应过来腰间多了一双手,被拥在了怀里,张愉懒洋洋的张口道“老婆,我玩累了,咱回家吧。”tuzki听到了张愉的声音,放松下来,转头在张愉脸上吻了一下。“好啊!”男的看了之后讪讪的离开了。看到男人离开张愉松开了tuzki,然后摸了摸刚刚被亲的地方打着哈哈说道“快说怎么感谢我?”tuzki站了起来把包拿起来扔给了张愉“走吧!老公我们回家!”然后牵着本该英雄救美后得意洋洋现在却一脸懵逼的张愉出了酒吧!张愉回头了眼酒保,酒保一副——老板注意身体,我会关好店门的表情。(这对很甜!)

    时间飞快转眼到了7月,夏易心已经怀孕8个月个,木云笙和落冷译最近都来的比较勤。夏易心的肚子有点大,夏易心觉得很奇怪,和正常的孕妇比,似乎大的有些不正常,问刘萌刘萌又是不能泄露天机的表情,经过8个月的相处,两个人已经成了很好的朋友,可以说现在的刘萌比木云笙了解夏易心,自然也是知道了夏易心当初为什么会答应木云笙生这个孩子。有空的时候刘萌就坐在夏易心旁边放一些胎教音乐,也会讲一些故事。刘萌讲到好笑的地方,夏易心也会跟着笑,然后摸着肚子,然后让刘萌一起看孩子在肚子里胎动。这几个月没少给夏易心做心理辅导,所以刘萌明显可以感觉到夏易心开朗了一下,7月8号晚上,木云笙和落冷译一起过来了,刘萌不建议木云笙再和夏易心同床,所以只好给木云笙打了个地铺,晚上躺在被子的里两个人,谁都没睡着。夏易心转过头看着地上的木云笙,“木云笙,孩子出生了姓什么?姓落?”

    木云笙翻过身对着夏易心“姓木。”

    “你想好名字了?”

    “还没。你给孩子起名吧!”

    “你怎么知道我想了名字?”

    “没想你就不会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