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卷阅读4

Ctrl+D 收藏本站

关灯 直达底部

    夏易心看着手中的合同,再看着木云笙,夏易心瞬间明白了,这就是个阴谋,一切都是为了让自己替木云笙生一个孩子,呵呵生个孩子,说的如此简单。夏易心长这么大恋爱还没有谈过,生个孩子谈何容易?这一切的一切都是自己被招进gd公司开始,木云笙看着夏易心。沉默了良久开口道“我说了不逼你,你自己选。”“总经理说的轻巧,我可以不签,你给我不签的余地了吗?木云笙没想到你是这样的一个人。”木云笙听闻笑了“对,我就是这样一个不择手段的人。”看着感觉要哭了的木云笙脑子里这一刻十分混乱,甚至有那么一瞬间后悔选中的人是夏易心,心里十分混乱。“你回去吧,给你一个晚上的考虑时间。”木云笙摆了摆手想让夏易心此刻离开自己的视线,夏易心并没有出去,而是拿起了木云笙桌上的钢笔挥手签下来名字。“木云笙希望你能做到合同里写的不会对第三个人说!”然后转身离开了木云笙的房间,夏易心前脚刚离开,木云笙则是瘫软在椅子上,回到自己的房间躺在床上的夏易心越想越难受,眼泪开始决堤一般流了出来,老天爷你真会跟我开玩笑,先是带走了我的父母,现在又这样捉弄自己。直到哭累了便睡去了,木云笙也不好过,这一夜又多了个无眠的人,给刘萌发了消息—— 一周后准备手术!

    睡不着的木云笙拿了瓶红酒,然后站在卧室喝了起来,越喝她越想去夏易心的房间看一下,自己从来没有过这种心情,烦躁的一口喝完杯子里的酒,放下酒杯来到了夏易心卧室的门口,犹豫了半天最终还是推开了夏易心的房门,看着床上缩成一团的人,眼角还有未干的泪痕,木云笙的心突然刺痛了一下,抬起手捂住了胸口,这是。。。得心脏病了?(你这是动心了动情了好不好!!!神他妈的心脏病!)窗户没有关,窗帘也没有拉,月光从外面照进来,木云笙可以清楚的看到夏易心的脸,看着这张脸,木云笙的内心开始悸动,坐在夏易心床边,抬手擦去了夏易心眼角的眼泪,夏易心嗯~了一下,吓得木云笙没敢再动,而这一声真是。。。啧啧真是啊哈哈哈啊哈哈的诱人!夏易心缩了缩了身体脸正好正面对着木云笙,紧闭的双眼,老长老长的睫毛,老红老小老好看的嘴就在木云笙的眼前!木云笙咬了咬牙,等自己反应过来的时候自己已经亲了上去,立马撤了回来!只感觉到一抹柔软,看着没有因此醒来的夏易心,立马唰的一下站了起来,出去前还给夏易心关上了窗户,然后逃一样的离开!躺在床上的木云笙把手放在了太阳穴上,自己是怎么了?一定是酒喝多了!对没错是喝多了!然后告诉自己夏易心就是个诱受!!!要是个男的早就把她嘿嘿嘿了!这不能怪自己。然后就睁着眼睛告诉自己这些一直到天亮!

    早上吃饭的时候木云笙也不看夏易心,夏易心则是一副没睡好的样子,徐姐看到后问夏易心怎么了,夏易心说自己昨晚做了个噩梦,梦到一只狗一直狂追自己,还舔了她的嘴!木云笙听完气的放下筷子去洗澡了!夏易心茫然的看着不知怎么的就生气了的木云笙,木云笙回避了夏易心的目光进了浴室!

    洗完澡出来听到夏易心给张愉姐打电话!说让她把合同签了!张愉姐不放心的问夏易心木云笙所说的代价到底是什么。夏易心说木云笙让夏易心一直在gd公司上班,很赏识自己!(这个感叹号是英文的!)什么的搪塞了过去。张愉半信半疑的,但是孤儿院的事也是没有办法的事情就签了字!但是越想越不对事情绝对不会这么简单,以后要问问清楚!就这样孤儿院算是有了着落!这两天就准备搬了!另一个孤儿院叫向日葵孤儿院张愉不是很喜欢这个名字于是就联系了木云笙改了名字还叫原来的蓝天!搬到向日葵很简单,里面大到设施小到锅碗瓢盆木云笙都准备好了,搬家公司也是木云笙找来的!期间木云笙带着夏易心来过,张愉惊奇的发现木云笙会一直看着夏易心就算说话的时候,余光也要能瞟到夏易心,夏易心在外面和小朋友,木云笙的目光会不自觉的时不时看过去!所以张愉觉得木云笙肯定喜欢夏易心,夏易心不会被木云笙包养了吧!?两人走的时候拉住夏易心悄悄的问“易心,你不会被木云笙包养了吧!”夏易心皱了皱眉,“张愉姐你在说什么啊!”说完还打了一下张愉!可在张愉这看来完全是说中了娇羞的表现!这是。。。“我跟你说啊易心,闹着玩可以,你可千万不要动情啊!虽然看着木云笙挺喜欢你的,但是你可千万别想着嫁入豪门啊!。。。。”话还没说夏易心已经离开了不再理会自己,但是她还是听到了张愉说的那句木云笙挺喜欢你的,这女人吧,就这样,对于喜欢这种词汇很敏感,不是说不要和一个女人聊天聊到深夜,久了就生情了!如果跟一个女神告白了,就算她不喜欢你,可是也会总想着你!木云笙看着坐在车里有些愣神的夏易心,对着司机老王说“去如依。”如依是全国连锁的衣服,到这里买衣服的非富即贵,到了地方夏易心下了车才发现不是别墅,但也没问为什么来这里,跟在木云笙身后,木云笙进去后领班立马看到跑了过来。“木总您来了,今天要买什么?”木云笙指着身后的夏易心对领班说“给她挑件礼服。”领班听完立马请夏易心跟自己走,夏易心不解抬头看向木云笙,而木云笙则是回避了她的目光,去vip室坐着,无奈夏易心只好跟着领班进去量了三围挑了一件礼服,并给夏易心重新画了装,原来的淡妆实在不适合这件礼服,头发就那样散了下来。换好衣服的来到木云笙眼前木云笙看着眼前的夏易心真是美呆了!美的冒泡啊!美的让别的女子想狗带啊!夏易心则是在纠结这裙子后面为甚没有布料?这衣服也太偷工减料了吧。领班看到木云笙的态度就知道这件衣服很合木云笙的眼,看到夏易心第一件就知道tuzki小姐设计的这件衣服最适合眼前的这个女人,木云笙也换了身礼服然后让夏易心去车里等着,拿出了卡,但是夏易心还是听到了这身破裙子竟然30万!三十万买多少卫龙?买多少皮皮虾?一直在车里感叹价格的夏易心没发觉她被木云笙带到了一个酒会上!两人下了车立马有人来领路,进了大厅显然木云笙成为了焦点。这次酒会是远达公司总裁举办的,远达公司的总裁看到木云笙立马走了过来“啊哈哈哈木总经理别来无恙啊!来来来我给你介绍一下这是我儿子王二狗子”木云笙一脸黑线,看来这次酒会的目的大概就是把自己的儿子介绍给自己认识吧,还没等夏易心反应过来木云笙已经被拉走了,站在角落看着远处的木云笙,端着香槟,客气的和别人说这货,夏易心漫不经心的拿起一个酒杯,喝了起来。还挺好喝,甜甜的,很快喝完了第一杯,又拿起了第二杯,木云笙抽空回头看了眼夏易心发现她在喝酒也没多想。再一回头夏易心已经喝完了4杯了,皱了皱眉准备过去,却被这个叫王二狗子的缠住了,“木总木总在来喝一杯。木总平时都在干什么?”木云笙摆出官方的笑容,举起了酒杯,但并没有想回答他的问题。而在一边默默喝酒的夏易心感觉脸越来越热,好像有点晕。身边却突然多了个男人。“请问小姐芳名?”夏易心看着眼前的男人模模糊糊的想走进点谁知重心不稳,倒了下去,男人看到立马伸手抱住了夏易心,手还不忘了扶上夏易心的屁股,酒劲上来的夏易心那还在意这些,拼命的想推开眼前的人,可在别人眼里,这姿势完全是趴在这个男人身上一样,不知道还以为是小情侣女的喝多了,男的扶着而已,夏易心还没反应过来人被大力一扯又进入了另一个人怀里,夏易心没有挣扎,她闻到了木云笙独有的味道,木云笙看着眼怀里的人,没有挣扎抱着自己的腰,掏出手机给司机老王打了电话让把车开到门口,木云笙对着远达公司的总裁说了句“对不起王总裁,今天我失陪了。”说让抱着夏易心就离开了,木云笙一路都冰着脸,回到别墅,木云笙把醉成泥的夏易心扔在了床上,突然离开了温暖怀抱的夏易心有点不舒服,“嗯~木云笙。。。”叫了声木云笙就没动静了。木云笙看着床上的夏易心坐在床边想帮夏易心把衣服脱了,裙子退到腰间的时候。木云笙顿住了,看着因酒精导致有些潮红的身体木云笙感觉呼吸有些急促,一股火涌上了丹田,感觉下一秒就可以使出龟派气功一样,夏易心因没了衣服感觉到冷又嗯了一声,然后挥起手找起了被子却拉到了木云笙的衣服,这么一拉,正在发呆的木云笙被拉到了夏易心的胸前,抬眼看到的还是那个老红老小老好看的嘴,这一刻木云笙再也没忍住低头含住了这张嘴。

    作者有话要说:

    啊呀要开车了要开车了,各位乘客请系好安全带。我好激动!!!

    第9章 愚人节写的第九章

    星星之火可以燎原啊!这一吻下去,木云笙再也控制不住自己,突然被吻住的夏易心迷迷糊糊睁开了眼,看到眼前放大的木云笙啊的一声想推开木云笙,换来的却是入口那更狂的掠夺,对于还没考到驾照的夏易心来说根本抵不过木云笙这个起码考上驾照能上高速的木云笙,再加上又喝了酒哪里还有力气推开木云笙,夏易心感觉自己的理智被一点一点的抽走,再次反应过来时身上的衣服也不知道是不是太害羞都躲在了床下,指尖触碰的地方似乎着了火一样,霸道的攻略着夏易心身上的每一个地方,扶上胸前的大白兔,不可描述的此处省略30个字!夏易心往外躲了躲,虽然喝多了还是知道这是在和木云笙做什么。直到火车开过了山洞,夏易心因疼痛哭着喊了声疼木云笙才如梦初醒,箭在弦上怎能不发,随即温柔的此处再次省略哎嘿嘿个字。(主要怕写成死猫野楼布克给我禁了期间的事你们爱怎么想象就怎么想象啊!)

    清晨的一缕阳光照进夏易心的房间,睁眼看到的是木云笙还在睡着的脸,而自己则是在木云笙的怀里,看着眼前的景象脸上泛起了潮红,可是又立马惊醒,自己昨晚和木云笙。。。捂着有些疼的脑袋,想从木云笙的怀里出来,可是动一下感官上传来的确实如同身体被撕裂一样的疼痛,不禁叫出了声,不在动,而木云笙则从睡梦中醒来,看着眼含热泪的夏易心,木云笙一下就清醒了,坐了起来尴尬的穿上衣服,坐在床边看着一直盯着自己却不说话的夏易心。

    “昨晚。。。”

    “恩。”

    木云笙还想说什么,可是夏易心把脸转到一边不给木云笙说话的机会。木云笙看着不哭不闹也不相理自己的夏易心,内心升起一丝愧疚。“对不起。”长这么大头一次跟谁道歉。

    “喝多了而已。”夏易心有些冰冷的声音让木云笙更加不好受,抬眼看到的是那双初次见面时看到没有一丝生气的双眼,木云笙出了房间去浴室给夏易心放了热水,又回到夏易心的房间站在门口自顾自的说到“公司就不用去了。洗澡水放好了,你。。。护照给你办好了,后天我们去美国!”说完关上门,出去了。夏易心躲在房间里哭了起来,哭够了起来想去浴室清理一下自己,掀开被子床单上那一抹红,哈哈哈的笑了起来,床单上的红映出的是夏易心内心的疼,就这样自己的第一次给了这个要让自己替她生孩子的人,一点点的现实让夏易心告诉自己别再逞强,再次蹲下掩面哭了起来。可是内心却越发冰凉。站起来去浴室把自己洗干净,穿上衣服。撤下传单,扔进垃圾袋,让徐姐扔掉后,忍着身体的不舒服,出了门,漫无目的的在大街上晃荡,最终还是来到了孤儿院。这里才是自己的家,门卫看到夏易心来了之后马上给张愉打了电话,张愉出了大厅看到门口的夏易心,夏易心看到张愉的那一刻神经放松了下来,身体也放松到了地上。看到突然倒了的夏易心,张愉赶紧上前抱住夏易心。

    “怎么了?易心?你怎么了?”

    看到张愉关切的眼神,内心涌出一丝温暖。摇了摇头说自己还没吃饭饿了。张愉气的拍了夏易心的脑袋。“你啊!是不是一天没吃饭,走吧,姐给你做点饭。”说着拉起夏易心往自己房间走去。把夏易心放在沙发上去厨房里给夏易心做了份蛋炒饭,夏易心端着碗,吃着吃着就哭了,决堤一样再也按耐不住,张愉看到赶紧抱着夏易心“易心到底怎么了?你跟我说啊!”夏易心抱着张愉哭了一会,接过张愉手中的纸擦掉脸上的眼泪,摇了摇头张口道“姐,我后天要去美国一段时间,就是太舍不得你了。”“美国?为什么去美国?”“公司培训新员工,木云笙让我去的。”张愉听完笑着摸了摸夏易心的脑袋。“无论去哪张愉姐这里都是你另外一个家。”虽然嘴上说着但是内心却觉得事情越来越不简单。但是却从这件事上看出了这是个弱肉强食的社会,没有钱真的什么都办不到,看来自己几年前就开始考虑却没下定决心的事可以办了。

    木云笙晚上回来看到夏易心不在,就问徐姐,徐姐说夏易心从下午就出去了。木云笙立马开着车来到蓝天,门卫看到木云笙恭敬的问“木总您怎么来了?”“夏易心在吗?”“易心下午就来了,这会跟张院长在一起呢?您要不要去看看?”“不了。。。”木云笙知道了夏易心安全就开着车回去了,这两天就让她和她最亲的人在一起吧。夏易心这两天都在蓝天住的,也是为了躲着木云笙,自己实在是不知道怎么面对她。今天晚上7点的飞机,下午木云笙开车把夏易心接走,呆了简单的行李,木云笙带着夏易心坐上了飞机,夏易心一路上就没说几句话,快下飞机的时候,对着木云笙说“合同里写的我给你生这个孩子你给我200万。对吧?”

    “嗯。”

    “500。”

    “好!”木云笙皱了起了眉头,自己知道夏易心爱钱,却没想到这个时候开了口。

    “我还要你保证每年资助蓝天10万。”

    “好!”

    夏易心不在说话,在木云笙这里看要求也不过分。就什么都没说,下了飞机,夏易心跟着木云笙身后走到出口看到20多岁的女人走到木云笙身边“云笙你来了。”“恩刘萌好久不见。”

    夏易心听到这个叫刘萌的女人叫木云笙云笙看来关系不错。刘萌看向木云笙身后的夏易心,“夏易心。”刘萌伸出了手做了自我介绍“刘萌,这次手术的主要医生。”夏易心看的出刘萌眼中的厌恶,在刘萌眼里夏易心是为了钱可以出卖一切的女人,生孩子这种事也愿意,真是没谁了,夏易心没有伸手不冷不淡的说道“何必伸手。”。。。尴尬!大写的尴尬!

    作者有话要说:

    愚人节哈皮,我跟你们讲我的刘萌大大是个好人!大大的好人!

    第10章 第五章加第五章的第十章

    刘萌也没在说什么就带着木云笙两人来到自己的车前,木云笙刚给夏易心打开了车门,却被刘萌看在了眼里,木云笙这个细微的动作却让刘萌感觉到了什么,夏易心坐在后面,行李被木云笙放在了车后,然后坐上了副驾驶,刘萌把车开到自己的别墅,让夏易心和木云笙休息休息,然后开着车又出去了,木云笙显然不是第一次来刘萌家,简单的带着夏易心认识了家里的结构,便在大厅的沙发上坐了下来,夏易心也没说话坐在对面的沙发上,看起了电视,全是硬格立式一句都听不懂,但却不想把注意力从电视上挪开,木云笙可以感觉到夏易心在躲自己,但却没有办法缓解空气中弥漫的尴尬,她走到对面的沙发上坐了下来,夏易心往里挪了挪,木云笙追着往里挪了挪,直到夏易心没地方可以躲,再也忍受不了,站了起来,却被木云笙拉住了手,“坐着别动就好,我不碰你。”夏易心抽回了手,又坐了回去,可是刚坐下,手又被木云笙拉住。还想再次抽回来,可是木云笙攥的更紧了一些,无奈只好任由她握着,可是气氛却越来越尴尬,夏易心抬起头想对木云笙说些什么,看到的确实木云笙那双黝黑锃亮的双眼,话到嘴边,又说不出口,这一秒却仿佛过了一个世纪,感觉木云笙越来月靠近自己,夏易心内心想推开她,可是手被抓着,(借口!!!只抓了一只手而已。还有一只呢?)身体却做不出任何反应,就在木云笙马上要吻住那张老红老好看的嘴时,门口传来了开门的声音,刘萌回来了,夏易心赶紧挣脱木云笙站起来走到了一边,刘萌带了个男人回来,看到屋里的景象再看夏易心脸微红而木云笙又一脸好事被打断了的样子,自然知道自己回来的不是时候,只好打哈哈到“云笙,那个落冷译接来了。哈哈我去做饭,你们随意。”夏易心转身看着走过来的男人,这个人就是落冷译,看清了那张桃花脸便没有理会,跟着刘萌走到了厨房。在夏易心这里看来木云笙可能是不能生孩子,身体有缺陷。(嘘别告诉木云笙)才会找自己生孩子,而落冷译和木云笙说不定是两情相悦,自然不想做电灯泡,也正好躲避木云笙就去了厨房,刘萌看到夏易心进来后放下手中的菜“啊!夏小姐不用帮忙,坐了一天飞机你去休息就好了。”夏易心拿起菜刀,“没关系,刘小姐,我也不想打扰到外面的两个人。”刘萌听到这里自然是明白夏易心误会了,也没在说什么,两个人就在厨房忙活了起来,刘萌对夏易心的厌恶感消散了一点,这个女人好像和自己想象中的不太一样,那不冷不淡的语气,那没有温度的眼神,少言寡语,却给人很安定的感觉,也许这之间是不是发生了自己不知道的事情,她对木云笙太了解了,可以说是青梅竹马,两家是世交,木云笙16岁就被送到美国来进修金融,为了早日能接管gd,期间就是住在自己家的,父亲是知名的医学教授,自己受到影响也跟着学了医学。没想到,木云笙竟然找到了自己做一个受孕手术。一个养尊处优的大小姐,自然还没有什么得不到的。也许是做了什么事,让夏易心不得不给她生个孩子。刘萌看着背对着自己瘦弱的夏易心,张口问道“你真的做好受孕的准备了吗?”夏易心顿了一下,刘萌明显感觉到夏易心身体在发抖,可是却听见夏易心那冰冷的声音“没做好准备又怎样。能不生这个孩子么?”刘萌没有说话。夏易心却自嘲一样又开了口“你说,这孩子出生以后,是姓木还是姓落?”刘萌张了张嘴依然没能说出什么?“你说我会生个男孩还是女孩?名字叫什么?”夏易心没哟继续说,她在飞机上要了那500万的时候就已经决定孩子出生后自己就马上离开,离开这个是非之地,离开这个是非之人。夏易心想的又似乎过于简单。如果自己真的怀胎十月生了这个孩子,自己是不是有离开孩子的勇气,夏易心放下手中的东西,走出了厨房,留下刘萌一人,刘萌感觉厨房里充斥着的好似全是悲伤,心情被带到了低谷。深吸了一口气,做好饭,端上桌,叫了外面的三人来吃饭。饭桌上及其安静,这顿饭吃的让人食不知味。吃完饭,刘萌把盘子收进自动洗碗机后,出来对着落冷译和木云笙说“那个,我这房子才买不就,客房就两件,落冷译你一间,云笙你和易心一间吧。”落冷译到是没说什么,就去了客房,准备洗洗休息了,一天的飞机,还要倒时差,他也很累了,刘萌看着已经呆掉的夏易心也没说什么回自己房间去洗澡了,夏易心良久回神,发现木云笙正拉着自己去客房“那个。。。木云笙你怎么不和落冷译睡?”话刚说出口,就感觉到拉着自己的手被松开了,木云笙一个转身把夏易心壁咚!!!!壁咚!!!按在了墙上“怎么?你很想我和他睡?”夏易心吃痛的揉了揉肩膀,别过头没敢在说话,木云笙看到自己弄疼夏易心了之后紧皱的眉头放松下来,牵起夏易心的手走进了客房,然后拿着浴巾进了浴室。

    作者有话要说:

    今天作者去汗蒸了,所以比较懒,想早早上床睡觉!就写这么多!哼!爱看不看!不看,我就三天不吃饭!

    第11章 好好给我写第十一章

    回顾前文!木云笙去洗澡了,恩去洗澡了,哇哈哈。。。我只是在占字数,因为今天有点懒,我哪天都懒。

    看着木云笙进了浴室,夏易心走到床边坐了下来,今晚,要和她睡呢。内心不知道是什么感觉,那晚自己其实没什么感觉,除了早上的疼痛可以清楚的告诉自己那晚发生了什么之后自己没有多少记忆,思绪仿佛飞向了别人的床,脸上泛起了潮红,这一呆一直呆到木云笙洗完出来,没有带睡衣,只是围了个浴巾就出来的木云笙看着坐着床上发呆的夏易心,懒散的揉着头发朝夏易心走了过去。木云笙走到夏易心身前夏易心才反应过来,抬眼看到的是只围了个浴巾的木云笙,那景象,真是美人出浴图也不过如此,两人都没有说话,良久夏易心回神匆忙站起走进了浴室,木云笙看着脸有点红逃跑了的夏易心,然后把自己扔床上笑了,屋里格外的静,但是浴室哗哗的水声却十分清晰,木云笙坐了起来,看到浴室的方向,映入脑子的是夏易心那诱人的**,木云笙感觉自己有点燥热,摇了摇头,换了身居家服,出了房间,到一楼大厅厨房冰箱拿了瓶红酒,打开后倒在杯子里坐在大厅的沙发上喝了起来,落冷译正好也洗完澡感觉有点口渴,也来到了楼下,看到木云笙正端着杯子喝红酒,便拿着红酒和酒杯走到木云笙对面坐了下来,给自己到了一杯,红酒随手放在了茶几上.(注意这个酒瓶,有bug)

    “怎么还不睡?”打破沉默的是落冷译。

    “恩,一会吧。”

    “明天就去刘萌的医院吗?”

    “对。早点做了,公司还有事让我处理。”

    “那你带来的人怎么办?”

    木云笙端起酒杯看着里面的红酒,摇了摇,然后仰头全喝了。沉默了一下“。。。手术成功了就让她留在美国,住刘萌这里!”说完把红酒杯放在茶几上,站了起来起身准备上楼,落冷译看到木云笙站了起来,把酒杯也放在了桌上谁知竟然碰到了桌上的红酒瓶,正好又滚到了木云笙脚下,木云笙本能的避开重心不稳倒向了落冷译侧面,落冷译自然想伸手扶她,还没反应过来两个人都倒了。

    夏易心洗完澡出来没有看到木云笙就出了房间站在二楼围栏上往下一看却看到木云笙和落冷译正倒在一起,木云笙一抬头刚好看到夏易心在二楼站着,视线刚对上,夏易心一副我不是故意偷看的表情,然后转身躲进了房间。木云笙不紧不慢的站了起来,对着落冷译说了句“收拾干净。”便回了房间,落冷译在下面自然也是看到了二楼的夏易心,那么一瞬间仿佛从夏易心的眼神里看到了一丝悲伤,可又转瞬即逝,但仍然被落冷译捕捉到了,从自己见那到那孩子起那孩子就没和自己说过话,无论做什么眼神都好似没有感情,像个木偶。只有看木云笙时,会惊慌,会失措,会生气,会悲伤。(这是个排比句!)落冷译站起来理了理衣服,去厨房拿了毛巾擦起了桌上洒了的红酒,看来明天要告诉刘萌换地毯了,捡起酒瓶的瞬间却顿住了,这样的事情前段时间也发生过,木云笙的公司开酒会自己去赴宴,没想到自己喝的有点多,正好司机老婆生孩子,木云笙便让他们公司的副总经理送自己回去,到家后那家伙给自己倒水的时候两个人也摔倒了。那个副总叫于什么来着?(作者是真想不来叫什么了。)落冷译拍了拍自己的脸最近是怎么了?怎么老想那个男的!自己可是个马上要奔三的老男人(落冷译今年26)以后有大把的美女等着自己。想他干什么,摇了摇头,把东西扔进垃圾袋里,回房间洗漱睡觉了。

    木云笙回到房间后,看到夏易心在刷牙,走到她身后环住了她,夏易心的身体明显一顿,有些陌生的从镜子里会看着木云笙,一瞬木云笙松开了夏易心“我们不是你想的那种关系。”说完木云笙拿起桌上的牙刷拆开刷起了牙。

    她是专门来解释的吗?。。。。夏易心匆忙洗了脸擦干上了床躲进了被窝了。过了十分钟木云笙也从浴室出来了,进了被窝。看着背对着自己又蒙着头的夏易心,躺了下来,把手放在夏易心的腰上,另一只手放在夏易心的头上似有似无的拍着。

    夏易心从被子里钻了出来,木云笙感觉到夏易心的僵硬。轻轻开口道“别怕。”这一刻的温柔好像不是真实的一样,却让夏易心感觉到一丝的温暖!

    不知道是在和夏易心说此时此刻不要怕,还是说明天的手术不要怕。木云笙只是轻轻的搂着夏易心。直到两个都各怀心思的人一起进入了梦乡。

    一夜无梦!夏易心醒来的时候已经早上8点了。今天!注定不能平静度过了。